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长姐难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6 23:17: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长姐难为
第九章 特殊客人

三天圆坟之后,韩家的日子也就恢复了正常。原文huijindi.com都是一群少不更事的孩子,不可能像大人一般,总是垂泪伤心的。云雪在忙碌之中,偶然抬头,却少了一个始终温柔注视自己的人,心里免不了一阵难过。可是想了想眼前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也就顾不得伤心了。若是她只顾伤心,却忘记了照顾弟妹们,想来母亲知道了,也未必会开心的。

云霓每天都把孩子抱去赵家和李家,两家的媳妇,每人给喂两次Nai。其余的时候,孩子也就只能吃米汤了。小娃儿或许也是知道自己没有娘了吧?从来都不挑拣,给啥都能吃。阅读huijindi.com按说月子里的孩子是不能抱到外头的,可是不出去,上哪有Nai吃啊?就这么天天来回的折腾着。也许是这孩子的命大,就这样,也是半点毛病没有,一天除了吃,就是睡。

等柳氏烧过了头七,也就进了八月了。地里的庄稼开始黄叶子,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收地了。

云雪跟着村里的人,一起去了趟离村子一百多里地的县城。将上次弄回来的熊掌和熊胆、熊皮,全都卖掉,一共也才卖了十两银子。云雪一边叹气价钱太低,一边无奈的拿着钱,去买了不少的粮食、布匹,还有一些过日子必须的东西。网站huijindi.com

家里这也叫七口人呢,虽然都是孩子,可是这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云震和云霖正是能吃饭的时候,云雪也是一样,饭量都不小。这样一来,光是吃饭,就能花去不少的钱的。

十两银子花去了一少半,换回来了不少的东西,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云霖他们看见大姐回来,都十分的开心。

“明天我还得进山一趟,看看能不能再弄点猎物回来。要不然,咱们光指着地里那点东西,怕是根本就不够用的。”云雪把肩上的东西放下,这才抹了抹头上的汗说道。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大姐,你明天也带我去吧?我也想跟大姐一起进山打猎的。”那边云震哀求道。

“云震,不是姐姐不让你去,你得在家好好的看家。咱家现在都是一群孩子,你的功夫比云霖好,力气也比他大,你得在家好好的保护弟弟妹妹。咱家如今还有爹娘留下来的二十多两银子,还有姐姐今天剩下的钱,要是万一来了贼,以后咱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云雪舍不得弟弟进山受累,也只好这样劝他了。

“这样,等咱们家小妹再大一大,不用云霓整天抱着了。大姐就让你进山,行么?”云雪给了云震一个希望。汇金地

云震想了一下,只好点头同意了。“那好,大姐进山,一定要当心啊。”

第二天寅时初,云雪就收拾好进山了。

北方的男人,一般都会些拳脚功夫的,所以也就有不少的人进山打猎,用来贴补生活。村子里就有不少人,平日里没事就会进山。所以想要打到猎物,就不能走的太近了,那样根本就弄不到什么好东西的。

云雪走了三个多时辰,身上倒是挂了两只野鸡,三只野兔。汇金地这东西留着改善一下生活还是不错的,但是却并不值钱。这附近的百姓都挺穷的,县城里头也只有那么一两家酒楼,人家才不会要这些个东西呢。最好是能遇到鹿啊,熊啊,或者香獐子之类的,这些东西可是上好的药材。要不然就是狐狸、貉子、紫貂这一类的动物,可以卖皮毛。这些才是能换来钱的东西呢。

走啊走的,云雪就发现,这里好像是上次来过的地方。也不知道,那对老虎母子如今怎么样了?云雪想起了那天救了的老虎母子,就朝着记忆里的方向走去。其实云雪的心里并不抱什么希望的,这都过去有十天了,那母虎要是伤好了,恐怕早就带着孩子走掉了。要是没好,恐怕这母子两个,不是被别的动物吃了,也会饿死的。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那天的那棵大树下,那里还有一些肉类腐烂的气味。云雪摇摇头,看样子,老虎母子应该是没在这了。

云雪刚要转身走,旁边传来低低的虎吼声。云雪抬头,只见从前面那一堆大石头的后面,一大一小两只老虎走了出来。

小老虎撒欢的跑了过来,小脑袋在云雪的腿上来回蹭着。

“呀,你们竟然还没走啊?我还以为你们早就走了呢。”云雪弯腰抱起小老虎来,用手摸了摸它的脊背。

那边母虎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云雪注意到,它的右前腿落地的时候,多少还有一点不太吃力,想来是伤势还没完全好。“大家伙,你这阵子怎么样啊?伤好了没?来,让我看看。”云雪把小老虎扔到了肩膀上,然后弯腰看了看母虎的伤势。

“还行嘛,恢复的不错呢,大家伙,你的体格挺棒的。”云雪笑着拍了拍母虎的头。心里却是感叹,毕竟是野生的动物,身体机能就是强悍。那天受伤挺严重的,没想到竟然恢复的不错。

母虎发出轻微的吼声,好似很满意云雪的话一般,然后也用自己的大脑袋,蹭了蹭云雪的身子。它的个头比较大,脑袋正好在云雪的腰部,弄得云雪痒痒的,不禁笑出声来。

“大家伙,你跑来跟我撒娇的么?”云雪被这母子俩逗的笑了起来。“既然你都好的差不多了,我也就能放下心。我还一直惦记着你们呢,就怕你们再出点什么意外。好了,既然你们娘俩都没啥事,我可要回家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呢。”云雪伸手,摸了摸那母虎的头,感受着那如同上好锦缎一般光滑柔顺的感觉。

母虎摇头,张嘴咬着云雪的衣服,不让她走。

“呃,我也想多陪你们一会儿的。不过呢,家里的弟弟妹妹们都太小,我要是不回去,他们会担心的。好了,有空我再来看你们成么?”云雪有些无奈。她从来没想过,这老虎竟然有如此的灵智,就因为自己救过它们母子,竟然就对自己这样的依赖。

云雪弯腰,低头和那母虎对视,看着大家伙一对黄绿色的大眼睛,云雪不禁笑了。“你有儿子,我呢,也有弟弟妹妹,我放心不下他们啊。等我有空了,再回来看你们。”说完,再次揉了揉母虎的头。

云雪将肩膀上玩的挺开心的小老虎放到了母虎的脖子上,摆摆手,转身走了。可是没走多远,云雪就觉得不太对劲儿。回头一看,这对母子,竟然跟在自己的后面。

“喂,大家伙,我是要回家呢,你们跟着我,当心被人家看到了。你也知道,你这浑身是宝,当心猎人会抓了你卖掉的。”云雪觉得,自己一见到这对老虎母子,智商就变低了,竟然跟它们说话,难道它们还能听懂不成么?

母虎摇摇头,却坚定不移的跟在了云雪的身后,并不听云雪的。云雪有些无奈,这要是它们两个跟着自己回家,还不得把家里的弟妹们吓出个好歹来啊?“那个,你们真要跟着我啊?”

母虎看着云雪,就差点头了。

“呃,那要是你们真的想跟着我,可有一样,不许伤害我的家人啊。他们可是我的亲人呢,你要是伤了他们,我可饶不了你。”云雪拿这老虎母子没辙,她哪里能比得过它们的扭劲儿啊?

就这样,云雪在前面,那对老虎母子在后头,一起往回走着。有它们在,云雪上哪还能打到猎物啊?别的动物,早早地就跑掉了。云雪只能叹着气,绕着路往回走。开玩笑,要是不绕路,进村子的时候,还不得把村里人给吓死啊?要是让人知道她领着老虎回来了,她家就不用消停了。

这一绕路,可就远了很多,等到他们从东山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暗了下来。

“喂,你先领着你儿子在这待会儿啊,我回去跟家里人说说。要不然你直接进去,他们非得吓死不可。”云雪看了看身后十分老实的母虎,忍不住又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

母虎发出了很舒服的一种声音,然后就领着儿子趴到了地上,不再跟着云雪了。

云雪已经被这对母子弄得不会惊讶了,摇摇头,走进了不远处自家的小院里。院子里头,云震他们等着着急了,正要出门找云雪呢。一见到云雪回来,一个个全都高兴的跑了过来。“大姐,你可算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出去找你了。呀,大姐,你今天收获还不错嘛,咱们又有好吃的了。”

云雪看着眼前叽叽喳喳的弟妹们,满心的欢喜。“对了,咱们家要来两位客人,你们见了它们,可千万别害怕啊。”

“大姐,哪里来的客人啊?在哪呢?赶紧让人家进来。他们是谁?咱们家的亲戚么?”云霓有些奇怪的问道。

云雪笑了,“不是咱们家的亲戚,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哦。它们不是人,它们是两只老虎。”这件事,还是跟他们提前说明白了才好,要不然,一定会吓到他们的,那可就不好了。

“老虎?”几个孩子们瞪着眼睛看着云雪。

“对,老虎。”云雪点头。

第十章 老虎奶娘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家里的几个孩子,渐渐地才算平复了情绪,依旧用惊叹的眼光,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对老虎母子。

“大姐,它们好乖啊,哪里有人家说的那么凶残啊?”云霆双手托着脸腮,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只庞然大物。

云雪无语,这两只家伙进了屋,就跟大猫似的,乖得不可思议。“你别看它们现在挺乖的,那是因为大姐曾经救过它们。再者你们对他们没有敌意,它们是能感觉出来的。以后呢,要好好对待它们,明白了么?”云雪觉得,还是跟弟妹们解释清楚算了。

大家在这说话,自然是耽误了做饭。炕上的那个小东西可能是饿醒了,这会儿可是不干,哇哇大哭起来。

“大妹,你煮粥了么?”云雪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小家伙没喂呢。

“呀,我忘了,刚刚光是看老虎去了,我马上就去。”云霓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做饭了。

云雪抱着哭闹的小东西,在地上来回的走着,“云霞乖啊,二姐去给你煮米汤了,等会儿就有吃的了。”

小娃娃哪里听得懂云雪的话?还是一个劲儿的哭着,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了整个小院。

地上趴着的大家伙这时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手足无措的云雪。它站了起来,朝着云雪低吼两声。

云雪觉得奇怪,“大家伙,你干嘛?老实的呆着,当心让外人知道你在我家。”这大家伙一直挺乖的,这会儿是怎么了?

母虎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低低的咕哝了一下,然后自己跳到了炕上躺下。那小老虎似乎是能够听懂母亲的意思,跟着也跳上了炕。别看它小,可是野生动物与家养的不同,它们出生之后,就可以跑了。炕的高度对于它来说,还算不上什么难度。

小老虎跳上炕,然后直接拱到母亲的肚子下,吃Nai去了。

母虎抬头看了看云雪,再次发出低低的声音来。

“呃,你是说,让我家小妹,吃你的Nai?”云雪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老虎是这意思么?

母虎应和的又一次发出声音,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再抬头看看云雪。

云雪再次感叹,自己遇上的,一定是老虎精。摇头失笑的把小妹抱到了炕上,放在母虎的身边。小云霞似乎感觉到了Ru汁的味道,头歪了一下,就含住了老虎的***吮吸起来。

得,这下好了,竟然给妹妹找了个老虎Nai娘,看来以后倒是不用愁着妹妹的喂养问题了。云雪看着,心里也是松快了不少。“大妹,我带回来的兔子,留两只给这个大家伙。它要喂养两个孩子呢,得让它吃饱了。”刚刚自己带回来了好几只兔子和野鸡,留给那母虎一些,可不能饿着它。

“知道了,大姐。”云霓也是高兴的。小妹一天比一天大,饭量也见长,以后光是靠别人给喂那么两顿,还真就是不够用的。如今有了这位Nai娘在,想来可以填补一部分了。等到三个月以后,慢慢地添加别的东西,也就能养活了。

云雪留下看着小妹吃Nai,剩下的人则是去帮着做饭了。

小云霞吃饱了,松开了嘴,云雪赶紧的上前抱起来妹妹。“你还真是命大呢,竟然有这样的机缘,爹娘知道了,也会高兴的吧?”

那边的小老虎也吃完了,跑过来在云雪的身边蹭来蹭去,然后眼睛打量着这个和它一起吃母亲Nai的小娃娃。

“大家伙,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们还真是有些发愁呢。”云雪伸手,摸了摸母虎的脑袋。她是真心的感谢上天,让自己遇到了这对母子,结下这段奇缘。

母虎被她摸的挺舒服,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来。

云霓几个很快的就把饭菜做好了,大家一起吃了饭,然后就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老虎母子的事情。

“大姐,咱们给它们取个名字吧。要不然总是大家伙大家伙的叫着,不好听。”六岁的云雷,爬到大姐的腿上,大眼睛里,含着无限的欣喜和好奇。

“好啊,那云雷就想一想,给它们起什么名字好啊?”云雪笑着抱过来弟弟。“想好了没有?”

“就叫它们大黄和小黄好不好?”云雷小小的年纪,哪里能想出什么威武的名字啊?于是就起了这么两个名字。

云雪笑了,这好像是狗狗的名字呢,不过,倒是很好记。云雪回头,看看那个大家伙。“喂,大家伙,以后叫你大黄成么?”

母虎咕哝了一下,却并没有表示什么,闭着眼睛,趴在炕上不动弹。

“不反对,那就表示你同意了哦。”云雪现在和这个家伙相处的多了,真的觉得这两个家伙,似乎真的能够听懂自己的话。“好了,那以后咱们家就多了两位成员,大黄和小黄。你们出去,可千万不能说,明白么?”

“大姐,你放心好了,我们也都不傻。这大黄和小黄可是一身的宝贝来着,要是让人家知到了,还不得想办法害它们啊?云霆,云雷,你们两个一定要记住,出去千万不能说大黄和小黄的事情。万一有坏人知道了,就会害死它们俩的。”云霖明白姐姐的意思,同时叮嘱了两个弟弟一番。

云霆点点头,“大哥,我知道了,我保证不说。我也会看好弟弟,不让他说的。”

“好了,时候不早,咱们也该睡觉了。都各自回去睡觉,明天早晨还得早起呢。”天色渐晚,这些孩子们是不能熬夜的,于是各自都去休息了。

大黄和小黄母子,似乎是喜欢上了云雪家的炕,非得趴在炕上不走。云雪也没办法,反正炕挺大的,睡五六个人都没问题,就让大黄母子睡在炕梢,自己领着云霓和云霞睡在炕头这边。

有了大黄母子的加入,日子可就精彩了许多。每天黎明之前还有傍晚,大黄就会出去捕猎。如今它倒是很放心的把儿子留在了韩家,这样出去捕猎,就可以更加的心无旁骛。一般的时候,它都是在外面吃饱了回来。有的时候,也会叼上一只鹿,或者是野猪回来,让云雪她们改善一下生活。

八月中旬,可以收地了。云雪家只有两亩地,种的是大豆和玉米,在地头的地方,倒是还种了点小豆和高粱。这点地,对于他们来说,算不得麻烦。云雪领着云震和云霖两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全部都弄回来了。

这些日子以来,村子里头都传遍了云雪在母亲下葬那天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议论纷纷,有的说云雪不孝顺,顶撞爷爷Nai娘。也有的说云雪是个好样的,谁都不靠,一样养活弟妹。还有的则是等着看笑话,看看这个女孩,到底那什么来养活那个没娘和小娃娃,还有这一大家子的人。

众说纷纭之下,各家却也都警告孩子,尽量少跟韩家的孩子接触。小小年纪,就不把长辈看在眼里,这样的人,不能来往。有的甚至直接就告诉家里的孩子,不能和这些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一起玩。于是,原本几个和云霆他们不错的孩子,也都不肯来找云霆玩了。

云雪最开始并不知情,一天她去河边洗衣服,正好碰到了村子里的一些媳妇们在那说话,这才零零碎碎的听到了一些。

“哎,你说这韩家的大姑娘啊,还真是个犟种来着。家里都这样了,非得死咬着不肯跟爷爷NaiNai一起过日子。听说还被老韩头给从族谱上除了名,这以后啊,他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一个年轻的媳妇说道。

“你净瞎Cao心,你看人家云雪,能干的很呢。这两天秋收,人家不也是谁都没用,就把地里的庄稼都收回去了么?那丫头上山下河的都行,哪次进山,不弄点东西回来?上次去县城的时候,不还卖了好些钱么?要我说啊,这老韩家原本就没打什么好主意,他们就是想让这些孩子过去出力当奴才的。如今云雪不愿意,他们就翻脸了。云雪这么做,对了。”另外一个媳妇则是对云雪的作法十分赞同,这人正是李家的儿媳妇。

“话可不能这么说,一个姑娘家的,脾气那么倔能有什么好处?她非得要自己养着弟弟妹妹,有哪家还敢跟她结亲了?好家伙,人家娶媳妇娶一个,她家娶媳妇得跟着一大帮小姨子和小舅子,哪个男人敢啊?这可是一大家子要养呢。”另外一个媳妇虽然也很欣赏云雪的勇气,但是却忍不住为云雪的未来担忧。

“是啊,可不就是这么说么?唉,这老韩家啊,也是够狠的。别看那天说的好,其实他们打什么主意,谁不知道啊?这几年,韩勇可是山场子水场子的没少干活,就算是没攒下多少钱吧,他家那房子可是正经的砖瓦房呢,在咱们村里,这可就了不得了。再说,家里那两亩地,也是他们自己买的,现在一亩地也得十两八两的呢。这些哪一样不是钱啊?”

第十一章 揍人 上

云雪手里端了个大木盆,里面放了好些的衣服。家里孩子多,又都是男孩子,一个不小心就弄脏了。云雪又是个爱干净的,看不得弟弟们穿埋汰衣服,几乎隔一天就得出来洗衣服的。

此刻她就站在那些媳妇们的后边,微笑着听这些人说话。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无所谓的,只要能把弟妹们养大了,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

这时李家的媳妇已经洗完了手里的衣服,起身收拾东西,正好回头看见了云雪。“哟,是云雪啊,快,正好婶子洗完了,这地方留给你。”说着,李家的媳妇就赶紧的把洗好的衣服全都装进了盆里,把地方让出来,给云雪用。

“谢谢婶子。”云雪连忙道谢。这李家人,对自己还真是不错。

“谢啥?这也不是婶子家的。”李家媳妇摆摆手,端着盆子就往回走。正好另外的几个媳妇也都洗完了,于是嘻嘻哈哈的就全都走了。河边只留下了三五个人,各自抡着棒槌在使劲的敲打着。

这个时候,洗衣服是没有肥皂的。只能用草木灰的水,把衣服泡好,然后到河里洗出来也就是了。别以为草木灰的水就不好用,曾经就有个懒媳妇,把被单泡在水里,然后忘了洗出来。结果泡了三天,被单拿出来的时候,竟然一碰就破了。这草木灰的水里,含有大量的碱Xing成分。而这时的衣服,自然还是以棉麻的居多,都是天然植物的纤维,很容易被碱烧坏的。

云雪找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将泡好的衣服放在石头上,不停的用棒槌捶打着。她常年干活,手上也比较有劲儿,倒是洗的挺快的。

“韩云雪,你还有脸出来啊?一个连孝顺都不懂的贱种,还有什么脸呆在这个村子里?爷爷只把你们给除了名,还真是便宜你了。”一个十分尖刻的声音,在云雪的背后响起。

“可不是么?就应该让村长爷爷把他们一家都撵走才对呢。贱人生的野种,整天抛头露面的满哪跑,丢人现眼。”另外的一个声音,竟然更是刻薄。

云雪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是韩家老大的女儿,韩玉桃、韩玉梨。刚刚别人说自己,说什么云雪都不恼。可是如今她们姐妹两个的话,却捎带上了云雪的母亲,这个确实云雪难以容忍的。

云雪将衣服扔进了木盆里,然后拎着棒槌回头看向那姐妹两个。“我还当是哪家的疯狗,在这没事瞎叫唤。原来,竟然还是两只疯了的母狗呢。”别人不客气,就别指望云雪会客气。她可不是大家闺秀,逼急眼了,当心给你来一套国骂精粹出来。

那姐妹两个一听,差点气歪了鼻子。其中年纪稍微大一点的那个,立时就不干了。指着云雪骂道,“韩云雪,你个贱人,你骂谁呢?”

“我又没指名道姓的骂人,我只说是疯狗来着。谁要是自己认为自己是疯狗,那就是骂谁喽。”云雪一片轻松的回道。“我只听说捡金子捡银子的,可还没听说有捡骂的。”

河边还有几个姑娘媳妇的在洗衣服,一听云雪这话,都忍不住笑了。可不是?刚刚云雪可是没有指名道姓的骂人,不像那姐妹两个,一来就指着云雪骂。

“韩玉桃,你少在这欺负人,别以为云雪就一个人,你就可以欺负她。”一个女孩站起身,走到了云雪的身边。这女孩大概和云雪差不多的年纪,粉红的上衣,深青的裤子。梳着双丫髻,前面齐齐的刘海,柳眉杏目的,倒是个不错的相貌。

“我告诉你们,别以为云雪没了爹娘,你们就能欺负她了。有我在,你们敢欺负云雪试试?”这女孩挥了挥手里的棒槌,气势汹汹的说道。

“赵倩茹,我们韩家的事情,用不着你个外人来插嘴。赶紧滚蛋,该干啥干啥去。”韩玉桃满脸嫉妒的看着眼前的赵家姑娘。赵家在村子里,可是个大户,村子里有七八家都姓赵的,都是亲戚。赵倩茹的爷爷家就是村长,家里日子过得很好,人长得又十分的漂亮。今年才十五呢,就有好多人上门来提亲了。

韩玉桃一直认为自己长的很好看,韩家在村子里,也算得上是过得不错的,所以十分的傲气。可是面前的赵倩茹,生生的把自己给比了下去,这让玉桃的心里气愤不已。不过,她虽然心里不服气,可也不敢针对人家,毕竟赵家在村子里的势力还是挺大的。

可是,今天这个赵家的丫头,竟然跑来帮云雪,这下可把韩玉桃气的跳脚。凭什么这个赵家的丫头,竟然要来帮韩云雪这个贱人啊?

“韩玉桃,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惹我,我就让我的几个哥哥来收拾你。不光是你,还有你们家的那几个男孩,哼。”赵倩茹回头看了看云雪,“云雪妹妹,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云雪心里有些诧异,以前和这个倩茹也没有太多的接触啊?今天她怎么会过来帮自己呢?“倩茹姐姐,你不用担心我,她们奈何不了我的。你的衣服洗完了么?要是洗完了,咱们就一起走吧。”突然有这么一个人来护着自己,让云雪的心里一阵温暖。看在赵倩茹的面子上,今天她就放过这两姐妹算了。云雪心情不错,不想再看眼前这两个讨厌的人。回身收拾好东西,就要往家走。

“好啊,我的衣服都洗完了呢,走吧,咱们一起回家。”赵倩茹十分高兴的说道。以前她就对云雪印象不错,可是这云雪吧,整天的忙活着,也没什么机会接触。这一次她听说了云雪的事情,更是十分的佩服云雪的勇气。虽然父母也说,尽量少跟云雪一家接触,可是倩茹却不这么认为。这样有骨气的女孩,她欣赏的很呢。

“韩云雪,你给我站住。别以为有赵倩茹护着你,我们就奈何不了你了。我警告你,最好是带着你的弟弟妹妹们赶紧滚蛋,离开这里,爱死到哪里去都行,别在这碍眼。几个贱种,把老韩家的名声都给带累坏了。”那韩玉桃显然是不想轻易的放过云雪,挡在云雪的面前,不让她们离开。

“躲开,好狗不挡路。”云雪面色微寒。她实在是不想惹事,这阵子她的风头出的够多了,做人还是应该低调的,她并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贱人,你竟然敢骂我?”韩玉桃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云雪。

一旁的玉梨也不是善茬子,这时直接伸手,将云雪盆里的衣服从盆子里扔了出来,掉到了地上。“呀,脏了呢,哈哈哈,这可怎么办呢?”玉梨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警告你,赶紧把衣服给我捡起来洗干净了,我就不计较你刚刚所做的。要不然,你今天别想好模好样的回家。”云雪火了,她一天忙的很,哪里有时间跟这姐妹俩搅合?眼看着衣服脏了,又得再洗一次,云雪就觉得心里的火腾一下子起来了。

云雪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跟眼前的这两姐妹接触不算太多。可是原主的记忆里,却是有着以前这姐妹俩欺负她和云霓的场面。那时母亲还在,为了父亲不为难,母亲总是让她们忍耐一下,别和老宅的人闹翻了。所以这姐妹两个,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人。

如今,父母全都不在了,他们姐弟也被韩家人从族谱上除了名。云雪这时,哪里还有什么顾忌?敢惹她,就得准备付出点代价来。

“笑话,就凭你这个贱人,敢来威胁我?真是白日做梦。今天你这些衣服,就别想干净。”韩玉梨上前一步,直接在衣服上面踩了几脚。然后抬头,十分得意的看着云雪,“我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姐妹两个,还以为云雪是以前一样任她们欺负呢。她们却忘了,云雪可是上山打猎的好手,有一身的功夫呢。

云雪一手将刚要上前的倩茹拨到一边,然后把手里的木盆交给了倩茹。“倩茹姐,你躲开,当心伤到你。”然后出其不意的,云雪一脚就踹到了玉梨的肚子上。

这一脚,云雪可是用了不小的力气。玉梨哀嚎了一声,一下子就飞出去老远,然后就蜷缩在地上不敢动弹了。

“让你再手贱啊,在我面前得瑟,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云雪若无其事的拍拍手,眼睛盯着玉桃看去。“怎么样?你也想试一试么?”

玉桃从来就没想过,眼前的云雪,竟然敢反抗。“你这个贱种,竟然敢打我妹妹?”玉桃说着,就朝着云雪扑了过来。

云雪眼中寒光一闪,“刚刚你侮辱我娘,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最恨别人说我娘了,你给我记住。”云雪根本就不怕玉桃,连躲都没躲,反倒是身子往前一窜,上去就给了玉桃两个耳光。“嘴贱的人,就得让你得到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云雪出手十分的快,还没等玉桃反应过来,已经噼啪的又打了五六下。这时,玉桃的嘴角,可就见了血了,脸上也红肿一片。

玉桃已经被打蒙了,脸上火辣辣的,嘴也疼。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要去告诉我爹娘,你打我。”

第十二章 揍人 中

韩家老大韩仁,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有三子二女,两个女儿都排在后面。韩家并不太重视女孩,总觉得闺女将来是要嫁人的,那就是赔钱货。不过这玉桃和玉梨长得都不错,平时倒也能帮着家里干活什么的。所以韩仁和李氏对于两个闺女也还算不错。而家里那几个小子,虽然皮了一些,倒是还算护短,对这两个妹妹,也算是可以。

玉桃以前也是经常欺负二房家这几个孩子的,尤其是云霓,Xing子最绵软,最好欺负。今天原本是仗着姐妹两个一起,觉得一定能好好的收拾一下云雪。可是她们却是不知道,云雪已经换了个人,根本就不会将韩家人放在眼里的。

玉梨好不容易从地上起来,捂着肚子来到了玉桃的身边,一看姐姐也被打得很惨。“大姐,咱们回家,让大哥他们来,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贱人。”她还是不长记Xing,嘴里依然这样说。

云雪眼神一暗,也不管那些,上前就给了玉梨两个嘴巴。“嘴贱的人,真是没辙,不教训你,你就不长记Xing。我告诉你,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这么贱人贱人的叫,当心我把你的嘴撕开。”

玉梨没想到,这云雪竟然又打自己,她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捂着脸,“韩云雪,你给我等着,我爹我娘,还有我哥,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不过,她也知道眼前不能再多说了,就和玉桃两个,捂着脸赶紧地往家走了。

云雪摇摇头,这两个人真是脑子里面灌水了,就这么来找自己的麻烦。真以为爹娘没了,她们就可以随便欺负自己了么?“倩茹姐,今天谢谢你啊。”云雪转头向倩茹道谢。

赵倩茹早就被云雪刚刚的表现震惊了,“云雪妹妹,你可真厉害呢。刚刚你那几下,真解恨。你别怕,要是韩家的人不讲理,我就让我爷爷去收拾他们。”

云雪笑了,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了赵倩茹的眼了,这个女孩竟然会这么维护自己。“好,那可就麻烦村长爷爷了。姐姐还是先回家去吧,我得再把衣服漂洗一下了。”云雪弯下腰,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然后扔到大盆里,端到河边重新洗一下。

“我来帮你吧,这点活,咱们俩几下子就弄完了。”赵倩茹赶紧把自己手里的大木盆放下,然后过来帮着云雪一起,将衣服放到水里重新漂洗一番。

这河边都是沙子,衣服掉到了地上,也就是沾了些泥沙,过一下水也就好了。没两下,云雪和倩茹两个,就把衣服漂干净,然后又重新拧干,放到了盆里。

两个人各自端着盆,一起往回走。

她们洗衣服的这条河,就叫做十五道沟河,河的下游,直接流入了鸭绿江去。这河水是从十五道沟里面流出来的,而十五道沟村,则是在河的东面。

赵倩茹的家,就在村子中央,而云雪家,则是在东山根下,离着赵家还有一段距离。

“云雪,你等我一下,我把衣服送回家,然后我去你家看看。”倩茹是担心韩玉桃回家搬救兵,然后来找云雪的麻烦,所以才想着送云雪回家的。

云雪以前也就是跟李家的含玉不错,她虽然换了一个灵魂,可是女孩子,终究还是喜欢有几个年龄相仿的闺蜜的。这个赵倩茹,十分的热情爽快,也很对云雪的胃口。“好,那我就等姐姐一会儿。”

于是赵倩茹将衣服送回家,交给了母亲,然后就跑出来,跟着云雪一路往东走了。等着两个人回到了云雪家里,云霖等人正在家扒玉米呢,“大姐,你回来了。赵家姐姐好。”

赵倩茹很高兴的点了点头,“云雪妹子,你家这几个弟弟都挺能干的,真好。我看啊,用不了几年,你家的日子,一定能过起来的。到时候,有你爷爷NaiNai后悔的那一天。”

云霓从屋里出来,帮着姐姐把衣服晾上。然后大家一起进了屋,在东屋坐下。

云雪四处打量着屋里,不知道家里的大黄和小黄两个跑到哪里去了。她现在还不想有人知道家里有老虎的事情,就怕再闹出事情来的。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见这娘俩的影子,云雪也就放心了。

“倩茹姐姐,这是前几天我上山弄的,你尝尝。”云雪找出来了前两天上山弄的软枣子,还有山梨、核桃、松子等东西,摆了好几个盘子,放到倩茹的面前。“咱家也没什么好东西,姐姐可是别嫌弃啊。”

倩茹伸手拿了两个软枣子吃了,“嗯,这个味道真不错。你不知道,我可想上山了,我家人都不让,说是山上有野兽的,太危险。这些东西,我家都没人弄回来的,我哥他们都念书,没工夫。”倩茹撅着嘴说道。

“姐姐要是喜欢,我就给姐姐带些回去。这些东西,山上有的是,我经常上山的。”云雪知道,赵家的日子过得好,几个男孩都去念书,女孩也都娇养着,家里人是舍不得让她们上山的。

倩茹倒也没推辞,“那感情好了,我喜欢吃这个软枣子,你呆会儿给我带点儿回家。”

云雪笑了,眼前这个女孩,也是个直肠子的。这一点,倒是跟云雪挺像的,难怪她们俩能这么对脾气。

这边云雪和倩茹正说话呢,就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云雪一听,知道是韩家老宅那头的人来了。“倩茹姐,可能是玉桃的家人来找麻烦了,你先在屋里坐着,我出去看看。“说着,云雪就走了出去。

来到外头,果然是韩家大房的人来了。韩云峰、韩云峥、韩云嶂兄弟三个全都来了,还有韩仁和妻子李氏,韩家老爷子和老太太。玉桃和玉梨两个看样子是梳洗了一下,也捂着脸跟了过来。

“这么多人来我家,干嘛呀?”云雪才不客气,他们这些人来,不就是来找茬的么?那还对他们客气啥?

“可真是没娘教的东西,见到长辈,连声招呼都不打。你们眼里还有老韩家的人么?”李氏有些尖锐的声音,让人听了,耳朵有点难受。

“我们都被除了名了,哪里还有什么长辈?谁是我们的长辈啊?我怎么没看到。”云雪撇撇嘴,这个时候知道摆长辈的架子了,早干嘛去了?

老爷子气的手有点抖,“不孝顺,你们这些个不孝的玩意儿,眼里连爷爷NaiNai都没有了么?”

“爷爷NaiNai?”云雪轻笑道,“谁家的爷爷NaiNai要弄死亲孙女的?谁家的爷爷NaiNai能在人家爹娘刚没有了,就把孙子从族谱上除了名的?这样的人,也能算是爷爷NaiNai么?我怎么就没听过啊?”

“死丫头片子,你不用在这跟我们耍嘴皮子,我就问你,你为啥要打玉桃和玉梨姐俩?她们可都是你的姐妹呢,你丧了良心了啊?竟然把她们打得那么狠。”老太太狠狠的等着云雪,恨不得将云雪的身上瞪出个窟窿来。

“谁让她们两个嘴贱来着?我说过了,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娘,谁要是敢对我娘说三道四,我就半点不客气。我没撕了她们的嘴已经很不错了,再有下一次,直接撕烂她们的嘴。”云雪站在那里,毫不畏惧的说道。

云霖他们在这些人一进院子,就全都站到了云雪的身边来。这时一听云雪的话,云霖和云震两个人也狠狠的瞪着对方这些人。“大姐,做得对,谁要是再敢说咱娘的坏话,直接撕烂了她的嘴。”云霖阴着脸说道。

那边的云峰哥几个,脸上也是阴沉沉的。云峰今年已经二十一了,一直都在念书,现在还没说亲。山里的男人,说亲并不容易的。再加上李氏总觉得自己的儿子天下无双,将来一定能够考上个举人进士的,所以对于儿媳妇就更是挑拣,云峰到现在还没有媳妇。

云峥今年十九了,他不爱读书,目前跟着父亲韩仁一起学木匠的手艺来着。老三韩云嶂,今年十七,以前也念了阵子书,可是念不进去。就跟着一帮小子一起,东走西窜的,也没个正经事情做。

这三个小子平日里就疼妹妹,以前也帮着妹妹欺负过云雪他们,所以这时一看云雪这个态度,老三就火了。“爷爷NaiNai,跟她在这费什么话啊?既然她眼睛里没有长辈,我就来替爷爷NaiNai教训一下也就是了。”在他的观念里,可是没有什么女人不能打这一说的。

云震一看,就站在了姐姐的面前,想要护住了云雪。“有本事冲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能耐?”

云雪笑了,伸手把弟弟拨到一边去。“等着再过两年,你长大了,再来护着姐姐吧。”云雪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云嶂,“韩云嶂,你可是想好了,你想替玉桃找场子,可就别嫌丢人。”云雪是知道这个云嶂的,成日的游手好闲,跟一群人一起瞎混,或许能有两下子。但是自己可不会就这样怕了,云雪的宗旨就是,牙蹦了,也得咬下块肉来,大不了鱼死网破而已。再说了,就凭韩云嶂,云雪还真就没放到眼中。老虎自己都不怕,更何况眼前的人了。

第十三章 揍人 下

今天的事情,云雪就没打算息事宁人。不是她太矫情,而是对付眼前的这些人,就不能让步。对于这些人,只要自己让步了,以后麻烦绝对会接着来的。

云雪要养活这些弟妹,自然是不能成天在家,总得出去挣钱的。她在家还好,万一这老宅的人瞅准了自己不在家,跑来欺负云霖云霓他们可怎么办?云霓是个软Xing子,到时候准得吃亏的。云雪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今天必须得强硬到底,不管是哪个,谁敢动手,就等着被云雪收拾。

至于别人口中的名声,云雪倒是没在意。倘若她家能过好了,弟弟们将来有出息,这些名声什么的,根本就不是问题。倘若她家一直都穷着,弟弟们也没什么出息,那么名声再好也没用的。

在云雪的心里,根本就没拿韩家老宅的人当做亲人,所以面对他们,云雪十分的理直气壮。

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韩云嶂,云雪撇了撇嘴,“废话少说,你们这么一大群人跑来我家,不就是来找麻烦的么?既然你们打上门来,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云雪伸手从旁边抡起了一根木棒来。“识相的赶紧滚蛋,要不然,今天你们就别想全须全尾的回去。”

云雪的表现,直接把韩家老爷子气的不行,“云嶂,给我打,往死里打。让这个无法无天的死丫头知道,韩家还有人在呢。”老爷子气的咳嗽了两声。

韩云嶂一听爷爷这么说了,撸了袖子,就朝着云雪过来了。“臭丫头,你要是现在跪地上磕头,给爷爷NaiNai,还有我两个妹妹赔礼道歉。再拿出些银钱来,作为给玉桃和玉梨养伤看病的费用,今天我就饶了你。要不然,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云嶂恶狠狠的说道。

“想让我赔礼道歉?做你的大头梦去吧。至于收拾我,看你的能耐了。”云雪轻蔑的笑了笑,抡起棒子来,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

韩云嶂闪身躲过了这一下,但是心里也有些吃惊。这根棍子可是有茶杯口那么粗,大概一丈来长呢。这可是不算轻快,可是云雪舞动起来,不见半点吃力,而且用的还挺顺手。这韩云嶂也是个成日打架斗殴的主儿,这一下,就看出来门道了。心道坏了,今天怕是教训人家不成,弄不好自己就得丢人。

云雪自然是不管对面人心里怎么想的,大棒子挥动起来,专门朝着云嶂的身上招呼。她一个人能够走三四个时辰出门打猎,这份体力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就算是这棒子有些沉,可也算不得负担,一时间,把韩云嶂给逼的手忙脚乱。

韩家的这些人一看,知道坏了,这云雪竟然一身的好功夫。说起来以前他们也是知道韩勇曾经教过云雪功夫的,可是谁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厉害。大家以为不过是个女孩子,即便会两下拳脚,也不可能是云嶂的对手。毕竟云嶂可是男的,还经常打架。

韩云嶂左支右绌的闪躲着,一个不小心,就被云雪的棒子抡到了肩膀上。这一下,就觉得整个膀子都有些不好使了。

后面的韩云峥一看不好,赶紧上前,来帮三弟。“大哥,快来帮忙啊。”云峥上前的同时,还叫着云峰。

云峰是个从小读书的,对于动武这种事情,并不算在行。况且一看家里最厉害的云嶂都不行,这心里难免就会有些害怕。可是他堂堂男子,要是被一个女人给吓得不敢上前,这对于名声可就是不太好听了。眼睛往旁边看了看,发现那边还有几根根子,于是赶紧就往那边跑过去。

云霖眼尖,一看云峰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二弟,他要去拿棍子对付大姐了。”

云霖和云震两个几步上前,拦住了云峰,“你们三个大男人,打我大姐一个女孩子,不嫌丢人么?”云震狠狠的瞪着云峰。

云峰被云震的眼神和气势给吓到了,真的停了下来。愣了一下之后,才想起来,眼前这两个,不过是才十二岁的毛孩子。“你们两个给我滚一边去,要不然,今天连你们两个一起打。”

云震才不管那些呢,直接朝着云峰就冲了过去,“想欺负我大姐,没门。”话还没说完呢,云震就一脑袋撞到了云峰的肚子上。

云峰没想到,眼前的小家伙真敢跟自己动手,一个不防备,就被云震撞到了。这一下云震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可是把云峰撞的不轻,五脏六腑的,仿佛都挪了位置。云峰捂着肚子,弯下腰在那哀嚎着。

原本韩家老爷子的意思,也不过是想让这哥三个教训一下云雪他们罢了。这丫头太嚣张,要是不教训一下,老爷子心里这口恶气终究是出不来的。从柳氏死了那时开始,老爷子的心里就憋着口气,他是这韩家的大家长,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可是那天云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半点面子没给他留。就算最后,老爷子说是要把他们除名,云雪也没屈服,这让老爷子的脸上十分挂不住。

韩家在这个村子里,过得还算不错。以前韩勇还在的时候,对老爷子和老太太也是十分的恭敬。尽管当初分家,老爷子并没有给韩勇留下什么。可是韩勇和柳氏,该孝敬的地方,却是一点也没落下。

原本以为,将云雪几个收养了过去,正好可以把二儿子的房子和地都弄到手。再加上韩勇放排挣的钱,养活这几个孩子,也算是差不多了。再说这几个孩子都能干的很,养了一点都不吃亏的,到时候还能赚个好名声。

可是哪里想到,云雪这个死丫头,竟然半点不肯让步,愣是让自己的算盘全都落了空。还在大家伙的面前,丢了面子。老爷子憋了这股火,可就没发出去。

而那韩家的老太太呢,她从一开始就不太喜欢二儿子,嫌他太淘。从小韩勇就调皮捣蛋的,成天不消停。等着他长到十四五岁的时候,老太太想着这回该帮着家里多出些力了吧?哪里想到,韩勇竟然自己跑了出去,一去就是十几年。

原本就有些淡薄的亲情,哪里禁得起时间的消磨?等到韩勇领着妻子儿女回来的时候,韩家人对于这个离开了十几年的亲人,根本就没有多少的欢喜之意。老大和老三怕韩勇回来抢家产,老爷子和老太太嫌二儿子一走多少年音信皆无,不孝顺。所以这韩勇回来后,尽管他费尽了心思,父母也并没有真心的接纳他。

而韩勇对于这些年没能孝顺父母,一直都是心怀愧疚的。尽管他们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可还是给家里人都带了不少的东西回来,也给了母亲不少的银钱。之后的日子,韩勇想要弥补这些年来对于父母的疏忽,所以时刻的叮嘱着妻子和儿女,一定要好好的对待韩家人,有什么事情,都忍着。

韩勇是个很能干的人,每年在山场子水场子干活挣得钱,有不少都拿去孝敬了老爷子和老太太。他以为自己这样做,父母会渐渐地对自己好些。而大哥和三弟家的孩子欺负自家的孩子,他也让云雪他们忍着。不论什么事情,都是有惯Xing的。韩勇对老宅的态度,渐渐地养成了老宅那边的人,将韩勇挣钱孝敬他们当成了理所当然。

柳氏虽然心中不满,可是出于对韩勇的感情,也就忍了下来。这样过去了六年,直到云雪来到了这个世界,才算是让事情有了转变。云雪可不是个能吃亏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要是欺负我,那我就得连本带利的还回去。

正好韩勇也不在家,柳氏也懒得去讨好老宅的那些个人。在云雪的影响下,这大半年来,老宅子那边,还真就没得到什么实惠,这也是老太太比较恨云雪的缘故。

眼看着院子里头的混乱,老爷子心里可就是有些担心了。云嶂被云雪棍子打得胳膊使不上力,云峥虽说有一把子力气,可也不是云雪的对手。那边的云峰竟然被云震一下子给撞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老爷子心里不禁暗暗生气,这几个孩子,可真是废物。

都说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原本韩仁还觉得自己是长辈,不好在这个时候出面,就让儿子去教训一下云雪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也就算了。可是眼看着三个儿子都不是对手,并且有两个已经吃了亏,韩仁就有点看不下去了。

“爹,娘,云雪这丫头太嚣张了,要不我去教训教训她?”韩仁问道。

老爷子有些犹豫,这孩子们互相打斗,还算是有话可说,要是大儿子真的出面了,这件事,还真就是好说不好听了。弄不好,人家就得说,老韩家一大家子来欺负人家没爹没娘的孩子。

老太太却是不管那些,她原本就是见了云雪就厌弃。这阵子云雪的作为,简直就是让她忍无可忍了,“老大,去,好好教训一下那个死丫头片子。”

老爷子还在犹豫之中,那边云雪却一棒子又把云峥给打趴下了。老爷子这下可就忍不住了,“老大,去教训一下这个丫头。”

第十四章 哭诉

就在韩仁和父母商量的功夫,云雪又是一棒子,将云峥也给打趴下了。云雪这时停了下来,抱着那根木棒子喘气。毕竟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即便是力气大了些,终究是有用尽的时候。

云雪看着对面的云嶂和云峥,不禁笑了。敢打到自己家来,就得有被打趴下的准备。这云峥比云嶂可是容易对付多了,毕竟他不是经常的打架。再回头看看那边还捂着肚子哀嚎的云峰,云雪不禁朝云震竖起了大拇指。

今天的事情,不是云雪太狠心,而是这些人欺人太甚。一大家子人跑来找麻烦,还真以为他们家没大人,就能任人欺负了是不是?

“我告诉你们,识相的就赶紧走,以后别再想着来找事儿。要不然的话,以后见一次我就打你们一次。在我的眼里,你们根本啥都算不上。”云雪喘着气在那放狠话。

韩仁一看自己的三个儿子全都吃了亏,心里也是凉了大半截。论起来,自己这两下子,连云峥都赶不上的,毕竟自己的岁数也在那儿了。可是儿子被打了,当老子的要是不出面,这也说不过去。

韩仁心里,还幻想着对面的这几个孩子,心里能够记得自己是他们的大伯。“云雪丫头,哪有你这样的?他们可是你嫡亲的哥哥,你就是这么对待哥哥的?今天大伯非得替你爹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韩仁摆着大伯的谱儿,朝云雪走了过来。

云雪大棒子一抡,笑了。“你算是哪门子的大伯啊?我爹娘没了的时候,你咋不说你是我大伯呢?我们一家子孤儿无依无靠的时候,你咋不说是我大伯啊?你们一大群人商量着要弄死我妹妹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是我大伯啊?现在来摆大伯的架子,呸,谁认识你啊?”云雪心中,自然还记恨当初他们商议好了,要弄死妹妹的事情。

韩仁脸上有点抹不开,可还是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你的长辈,我们也是为了你们这几个孩子好的。你这样不识好歹,六亲不认,以后谁还敢跟你来往?一个连长辈都不恭敬的人,知道村子里的人都怎么说你么?”

“别人怎么说,管我什么事?嘴长在别人的身上,我还能堵着不让人家说去?谁爱说啥就说啥,我过我的日子。你们痛快的给我走人,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云雪手里抡着大棒子,十分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韩仁。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跑来欺负我一个女娃子,你可真是好能耐呢。”云雪嘲讽道。“还大伯呢,哪家的大伯就是这么当的?要是我爹地下有知,恐怕也会跳出来找你评理吧?你就是这么对待亲弟弟的孩子的?”云雪有些累了,这时她只想先拖延一会儿,缓过劲儿来。

韩仁被云雪说的有些抹不开了,他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现在要来和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动手,的确是有些过分。可是看着三个儿子的惨样,他又强硬了下来。“少跟我说这些个废话。今天你要是能跪下来磕头认错,我看在你爹的面子上,还能少罚你一点儿。要不然,今天我就替你爹好好地教训你一顿。”韩仁狠心道。

“老大,还和那个死丫头啰嗦什么?打她一顿,你没看见峰儿他们那个样子么?”那边老太太有点忍不住了。她一看到云雪的样子,牙根恨得直痒痒。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却来了好几个人,“这都是在干啥呢?韩老哥,云雪他们几个都是孩子,没爹没娘的。你不说可怜他们,咋还领着人跑来找茬来了啊?”这是赵村长的声音。

原来就在云雪跟云嶂几个动手的时候,赵倩茹就偷偷地跑回家找自己的爷爷去了。赵家和李家离着挺近的,李家的老爷子和老太太一听说,也都跟着来了。路上还遇到了几个岁数大的,大家一听说韩家老爷子带领儿孙去了云雪家里,也都跟着过来了。

赵村长有些不太高兴的看着韩家老爷子,“我说老哥啊,你们这是要闹哪出?这咋还动上手了呢?你们家这好几个大小伙子来着,跑来找云雪一个丫头的麻烦,这说出去你不嫌丢人啊?”赵家的人和韩勇关系不错,再加上刚刚孙女回家跟村长都说了玉桃姐妹俩的事情。这会儿,村长也是有点来气了。不管云雪在村子里的名声如何,她都是一个孩子,作为村长和长辈,他都不能看着有人就这么来欺负这几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赵老弟啊,这几个孩子没大没小,眼里也没个长辈,我这是来教训教训他们。”韩家老爷子被村长这么一说,有点面子上过不去,支支吾吾的说道。

赵村长叹了口气,“老哥啊,你也别嫌我说的难听,要不是你家玉桃姐妹两个没事找事,云雪哪里会打了她们?人家没爹没娘的,已经够可怜了,何苦再来欺负她们?再说了,这阵子云雪和几个孩子,可是乖得很。人家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又没碍着你们什么事,为啥你家那两个丫头还不依不饶的,非得要堵着人家骂啊?这不是找着挨揍么?”

赵村长看了看院子里的情形,心里也是一阵阵地直抽抽。这个云雪,还真是厉害,云峰三个,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依旧在那哀嚎着呢。唉,没有爹娘护着的孩子,要是不能泼辣点儿,怕是早就被人给欺负死了。

赵倩茹从爷爷身后探出头来,朝着云雪摆摆手,然后就笑了。“厉害。”倩茹无声的说着,然后竖起了拇指。

云雪自然是看到了倩茹的小动作,心里也是一阵温暖。再看看眼前的韩家人,云雪说不出的失望来。赵倩茹和自己,非亲非故,却能来帮助自己。可是眼前这些所谓的亲人呢,却跑来欺负人。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来教训自己,这算是哪门子的亲人啊?

“村长爷爷,今天不是云雪心狠,实在是逼不得已。云雪姐弟几个,没爹没娘,无人照看,只能自立自强。不管哪个欺负到云雪姐弟的头上,云雪也只能奋力反抗,才能保证没人再敢欺负。”云雪这时,把手里的棒子扔了,然后朝村长行了个礼,“村长爷爷,云雪不能容忍任何人侮辱死去的母亲,所以才会忍不住动手的。云雪知道,动手是不对的,还请村长爷爷责罚。”

这人吧,该低头的时候呢,就得低头。对于赵家,云雪一直都十分的敬重,尤其是这位村长。所以云雪态度就放低了许多。

赵村长一看云雪这个态度,心里高兴,“嗯,你能知道这个就好。你爱护亡母,乃是一片孝心,可是呢,动手不一定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你看看,你这不是惹上麻烦了么?好了,爷爷也不是来罚你的,你这也是情有可原。”

云雪一听这个,眼泪却忍不住掉了下来,“村长爷爷,云雪也不是那个爱惹事的人。我只想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把弟弟妹妹们平安养大。”说到这儿,云雪身后的云震云霖几个,也全都掉了眼泪。

“村长爷爷,刚才爷爷NaiNai还有大伯他们一来,不闻青红皂白的就骂姐姐,然后云嶂哥哥就来打姐姐了。村长爷爷,不怪姐姐,姐姐就是想护着我们罢了。”云霓从云雪的身后走出来,哭的满脸泪痕。

本来就是个我见犹怜的小美人儿,再哭成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一下子就把眼前这些人的心给揪得生疼。

云雪姐弟几个,这时也抱头痛哭起来。一时间,整个院子里头,全都是孩子们的哭声,就连屋里睡着的小云霞,也不甘示弱的哭了出来。

李家和赵家的老太太一看这些孩子的样子,心疼的不行。“好了好了,好孩子不哭。有NaiNai们在,谁也别想欺负你们。”李NaiNai走了过来,伸手揽住了云雪和云霓的肩膀。

云雪扑到李NaiNai的怀里,痛哭了起来。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云雪一直都是顶着莫大的压力。她虽然有一个成熟的灵魂,可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能够将几个弟妹平安的养大。而来自亲人的逼迫,更让她有些无法承受了。刚刚或许还有些做戏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此刻,却是真正的在哭,哭自己的身世,也哭着渺茫的未来。

李NaiNai抬头看了看韩家老爷子,“老韩头,你这个长辈是怎么当的?你既然把这几个孩子都从族谱上除了名,那就别摆个长辈的架子来教训人。你带着这么多人上人家来,还动手打人,你这是要干啥?你这是一个当长辈的样子么?自己都没个长辈的样子,还怪孩子不敬着你?我看云雪这么没错,对你们这些个没良心的,就应该打出去。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这心里难道就不愧得慌?还当爷爷呢,你有个爷爷的样子么?”

韩家老爷子被李NaiNai这一番话给说的脸上有些发烫,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旁边的韩家老太太可就不干了,“我说你个老婆子啊,我们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嘚吧个啥?这是我儿子的家,我教训自己的孙子孙女,关你屁事啊?”

长姐难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长姐难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刘亚安的艺术精神和语言解读

    彝乡·市场150x1802014艺术心语在刘亚安的艺术世界里,我们感受着历史的沧桑、感受着春去秋来、感受着日夜交替、感受着万物迁移、永不停息。在这纷纭变易的万象背后,是对周流世界、创进不已、神秘莫测的生命力量和无限的宇宙生命的内在感叹。刘亚安老师简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唐山画院院长主要艺术活动:1987年油画作品《时间、空间、生命》《复杂气象》入选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油画作品《空军电子模拟对抗演习》被空军收

  • 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 温以沫陆湛 百度云共享

    “他爱的是这颗心,不是你。”“你不过是他用来养心的容器而已!”苏染的话一遍遍在温以沫的脑子里回响,挥之不去。难怪!难怪她这么坏,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从孤儿院领回来。难怪他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任性。难怪他每次看她的时候,眼底都有着她看不懂的柔情和缱绻。原来,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她。她根本没有那么幸运,根本没有那么好,好到值得他那样呵护她。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颗心。他爱的是她这颗心,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温以沫身体一软,跪倒在了雪地里,冰冷的雪在掌心融化

  • 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走访调研镇宁会员企业

    2018年1月16日下午,为进一步密切与会员企业的沟通联系,征求会员企业对协会今年工作的意见建议,新春伊始,中国少数民族用品协会蜡染分会、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徐波带队走访了蚩尤布依服饰有限公司,深入开展调研活动。协会领导与企业主要负责人、蜡染协会副会长肖友清进行了座谈交流,了解蜡染企业的现状诉求,着重介绍了协会今年拟开展的主要工作,并共同探讨了协会新一年的工作方向。会员企业对协会长期以来在优化蜡染企业发展环境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希望继续与协会加强联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徐波会长表示,协会今后要

  •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 鳄龟的折法教程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简单鳄龟的折法教程视频。

  • 想当画家,先看看自己什么星座

    星座一直都是被大家热衷的话题撇开准不准信不信不说星座确实是个蛮好玩儿的东西直接开始今天的话题十二星座谁最适合搞艺术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对号入座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学不好美术史了🙋🙋🙋摩羯座保罗·塞尚关键词:偏执、工作狂都说摩羯冷漠、偏执、装逼、闷骚max。其实认真淡定、外冷内热。高品君给大家说说摩羯座的艺术家:保罗塞尚。法国著名画家,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其实塞尚并不是个有天赋的画家,所以一直勤奋刻苦,悬梁刺股。这非常符合摩羯座工作狂的特点。塞尚对自己的作品要求

  • 新书推荐丨《路边偶遇的昆虫》

    是不是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当在花园里、草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昆虫的时候,甚至是当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抓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虫子放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多数的成年人都会觉得这些小生灵们长相丑陋、气味难闻,对其避之不及。然后下意识地对小孩子们喊道:“好脏!快把它们扔掉!”可实际上,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小生灵们却是无比美丽的存在,它们也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离我们最近,且数目最为庞大的邻居。它们其实就在人类身边不易觉察的地方热闹而忙碌地生活、劳作、社交、繁衍生息。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性格各异,它们时刻在我们

  •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 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视频,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 儿童手工折纸:乌鸦的折法

    儿童手工折纸大全,乌鸦的折法视频教程。

  •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 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视频,简单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 保定国学风水大师白志永--什么是昭穆?什么是昭穆葬法?

    昭穆是宗法制度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在宗族内,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凡是属于族人聚合的场合,都昭穆分序列定班位。属于昭者在左,属于穆者居右,左昭右穆,班次分明昭穆制度:始祖在上,分左昭,右穆,河北、京津、山东等地将家族坟葬法细分为大、小昭穆。.墓地葬位的左右次序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郑玄注:“先王造茔者,昭居左,穆居右,夹处东西。小昭穆葬法即兄居左,弟居右,兄弟辈一、三、五居左,二、四、六居右大昭穆葬法即:昭方取兄弟辈第一,二位居左,穆方取第三、第四位居右另有:抱子携孙式葬法,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