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书名:美人余香在线阅读

2017/11/17 1:49: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书名:美人余香

第1章
盛夏午后的天气显得异常沉闷,这样的天气就连知了都懒得叫唤,李子牧此刻却满头大汗的站在玉米地里,摇晃着身子,给身边的庄稼施着天然肥料。版权huijindi.com

李子牧原本只想着在家里睡大觉,但嫂子王春梅中午跟车去镇上交粮时,交代李子牧下午要是变天就给她送把伞过去,李子牧眼看西边的天已经压上黑云,只能徒步前往镇上接自己那个美艳无比的寡妇嫂子回来。

李子牧打小便被李家收养,干爹早早的去世了,唯一的干哥哥李大木,前几年刚娶了个美艳媳妇,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几天,便在一次进山打猎中意外身亡,只剩下他和寡妇“嫂子”相依为命。

在玉米地里开闸放水后,小伙伴这才舒服了些,看着原来愤怒的老鹰渐渐变成温柔小麻雀,李子牧满意的抖了抖,刚要拉上裤子闪人,眼角却瞥见路上来了个骑着自行车的女人,只见她突然停下了车,慌慌张张的冲下了水泥路,向着李子牧所在的玉米地跑了下来。

女人似乎有些不放心她的车,跑到玉米地的边缘就停了下来。

盛夏的天气酷热难耐,现在还没有到下地干活的时候,四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女人小心翼翼地向着四周张望了一番,渐渐放下心来,背对着李子牧那个方向,悉悉索索的将裤子褪到小腿上,便立刻蹲了下来。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纪,颇有几分姿色,尤其是那浑圆的屁股格外的丰满,跑动起来一摇一晃的,倒也是个迷人的美艳徐娘。

“哎呦我去,难不成这里是公共厕所?”

李子牧暗叹一声,不禁眯着眼睛向着女人蹲着的方向看去。阅读huijindi.com

透过玉米秸秆间的空隙,只见一个白花花的浑圆臀部清晰的显露出来。那两块又白又嫩的屁股瓣儿,向下夹成了一道幽邃的风景,越靠近里面的地方颜色越深,呈现出一种令人炫目的红褐色,在夏日午后浓烈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差点晃瞎了李子牧的小眼睛。

李子牧咽了咽口水,瞪大眼睛更为努力的瞄着女人,眼神渐渐变得火热。

女人似乎已经憋了很久,刚一蹲下,顿时便发出了一阵阵声响,一股水流喷涌而出,将她脚下那一片翠绿的野草都给冲弯了,面前的草地上泛起一片水花。

女人释放的整个过程,李子牧趴在玉米地里看了个一清二楚,整个眼珠子都快看得蹦了出来。

李子牧活了十八年,李子牧还是头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一个成熟美艳女人的身体,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成熟.女人的身子,对他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来说,显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李子牧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一颗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儿,刚刚已经息怒的小伙伴,此刻也再次剑拔弩张,李子牧感觉它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灼热。网站huijindi.com

女人的眼睛只顾注意着路上的动静,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身后李子牧那双炽热的眼睛,依旧叉着两腿卖力的解决着问题,嘴里还发出微弱的呻吟,看起来似乎很畅快的样子。

这时候,女人的水流已经不再是连续不断的喷洒,而是变成了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

李子牧在一旁看得明白,知道这是快要结束的信号,果不其然,不过片刻,那女人便半蹲着左右扭动着腰身,带着浑圆的屁股上下抖动了几下。

那白花花的屁股在阳光下一阵晃动,反射的光线将李子牧晃得头晕目眩,一股温热的鼻血忍不住的就喷了出来……

“真他娘的刺激!”

李子牧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眼见女人搂上了裤子,李子牧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解脱。他心里清楚的很,只要这个女人再坚持一会儿,那么他喷出来的,或许就不只是鼻血了。

女人整理好衣衫,便立马骑着自行车狂奔而去,可李子牧却没有这个女人那么利索,女人解决问题前后也就不过三四分钟,可就是这三四分钟,却让李子牧在玉米地中整整折腾了三四十分钟才出来。说明huijindi.com

没有办法,李子牧年轻气盛,火气也旺的很,小伙伴一直坚挺着消不下来,他出门只穿着一条短裤,可不想顶着个帐篷让人围观。

好不容易让小伙伴消停下来,李子牧这才握着雨伞,晃晃悠悠得走出玉米地。

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女人远去的方向,李子牧迫不及待的向着镇上跑去。
第2章
这时,天上的黑云越来越浓,空气中似乎都能够闻到潮湿的水汽,风也开始微弱的刮了起来,眼看便是大雨将至。

“真该死,撒泡尿竟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李子牧嘴里嘀咕着,脚下一溜烟儿的跑成了一股风。

来到镇上的粮食所门口,远远看到那里聚着一大群人,李子牧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嫂子王春梅。

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王春梅实在太漂亮,无论在哪,都能够一眼认出!

要论身材长相,这十里八乡结了婚的女人,恐怕没一个能赛过她的。网站huijindi.com

王春梅长着一张农村女人少有的那种瓜子脸,就算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她的肤色依旧那么白皙光洁,今天的她扎着利索的马尾辫,穿着一身简单的翠绿色短袖薄衫,胸前的一对丰满呼之欲出,露在衣衫外的玉臂看上去就像刚出水的莲花一般。

或许是在阳光中晒了很久的缘故,王春梅雪白的脸上红扑扑的,这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个正在害羞的大姑娘,在这一群村妇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亭亭玉立清纯动人,让周围的那些庄稼汉子看得眼珠子发直。

事实上王春梅不过二十来岁,嫁给李大木之后,没多久,李大木就死在了山里。

李家向来人丁单薄,就连李子牧也并不是李家亲生的子嗣,而是李大木的老爹从山里捡回来的。

李大木走得急,连个种子都没来得及留下,依照王春梅如此的模样条件,要是放在城里绝对能再嫁的,可山里的人家观念保守,都觉得她是克夫命,方圆百里竟没人敢要她。

王春梅也早已断了再嫁的念头,与李子牧相依为命,虽说是磕磕绊绊的,可好歹是走到了今天。

“嫂子!”

李子牧远远的冲着王春梅挥了挥手。网站huijindi.com

走到王春梅面前,看着她修长的大腿,李子牧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浮现出刚才那女人白花花的丰臀,他双腿间可耻的再次支起帐篷,李子牧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急中生智下,急忙将手中的雨伞竖起来,遮挡身前。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李子牧觉得小伙伴今天实在是太过兴奋,可是却拿它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正值血气方刚时,更何况,之前在玉米地里的偶遇,更是刺激了他的感官。

“小木你也真是的,跑那么快做什么,看看都热成了什么样子!快来歇歇!”

王春梅心疼的把李子牧拉过来,伸出手来擦拭着他脸上的汗,道:“这鬼天气,可真闷死人了,早知道嫂子就不该嫌麻烦,拿把伞来就好了,现在都晒了好几个小时,你看看,嫂子的脸和手都晒黑了。”

王春梅站在李子牧面前,像个小女孩般,摊着双臂给李子牧看,那双白皙的玉臂,顿时惹得李子牧心里一阵荡漾。

李子牧咧嘴一笑:“嘿嘿,嫂子,就算你晒得再黑,这里也没人比你白。”

“就知道贫嘴!”王春梅右手点了点他的鼻尖,笑道:“来,把伞给嫂子!”

王春梅说着,顺势拿过了挡在李子牧身面的雨伞。

刚才王春梅给他擦汗的时候,身上的香气不断的冲向李子牧的鼻子,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美人,还有那呼之欲出的丰满,李子牧的身体被刺激得更厉害,这让原本就有些失控的局面彻底失控。

李子牧沉浸在王春梅的香气里,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也没怎么留意王春梅的动作,随着雨伞被王春梅拿开,一个高高的帐篷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子牧才反应了过来。

“哎呀,嫂子,不要啊!”

书名:美人余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美人余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爱上大女人1章(第一章 小姨)

    原标题:爱上大女人1章(第一章小姨)小说名:爱上大女人第一章小姨我十五岁那年,我爸迷上了赌博把家里所有的钱给输光了,还经常在喝醉酒的时候,毒打我和我妈,几乎每次我和我妈都被打的遍体鳞伤!一天晚上,我妈半夜叫醒我,哭着说,她再也受不了这个家了,要我自己照顾好自己,转脸提着东西就走了。我哭着喊她,我妈也没有回头。我妈走后,我爸依旧是整天喝的醉醺醺的,还整天骂我妈不是东西忘恩负义,骂完就对我一阵毒打。好几次都把我打昏厥过去,醒来的时候,我爸在那里呼呼大睡,我现在已经对我爸充满了恐惧,看着他身子都隐隐的

  • 江少请自重1章(第一章:想上位的女人)

    原标题:江少请自重1章(第一章:想上位的女人)小说名称:江少请自重第一章:想上位的女人夜幕降临,S市霓虹闪烁,到处弥漫着放纵的气息。一辆出租车稳稳停在”韵卡“五星酒店的门口,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下,朝酒店走去。只见她妆容精致,烫着风情波浪,火辣的身材被一件贴身的晚礼服包裹着,曲线玲珑,天生尤物。这时,女人手包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但很快调整好情绪,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王总。”说着,脚步逐渐加快,却不失优雅。”任雅,怎么到现在都没到!你特么想耍大牌啊!

  • 君临战国1章(第一章 初回战场)

    原标题:君临战国1章(第一章初回战场)小说书名:君临战国第一章初回战场当辰凌醒来的时候,胸口剧烈疼痛,鲜血仍汩汩外流,渗透了胸前的铠甲,他勉强睁开眼四处环顾,却发现自己身边全是死尸,而且人人身穿古代铠甲,剑、戈、矛、戟、滕盾散落满地,有的还插在死尸的身上,两种盔甲颜色的死者堆积如山,残肢断臂,散落得到处都是,鲜血染透土地,扑鼻的血腥使辰凌闻之欲呕。“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他看着周围的一幕幕,茫然自问。辰凌,二十六岁,来自华夏国古老的武林世家,自幼接受极其艰苦残酷的训练,先练筋骨,后练脏腹

  • 重生之驱灵女天师1章(第一章 黑猫跳尸)

    原标题:重生之驱灵女天师1章(第一章黑猫跳尸)小说:重生之驱灵女天师第一章黑猫跳尸正值盛夏,满天星斗,就像是有人在黑色的夜空中镶嵌了无数圆润的珍珠,粒粒饱满无比。那条银河犹如美人的发带扫过,投下迤逦的光辉,偶尔划过一两颗流星,似美人脸颊上滑落的泪痕。也就是这样美丽的夜色下,空气中传来几丝奇怪的声音。南城本应该是一个宁静的小镇,却因为这么几声奇怪的声音闹得鸡飞狗跳。“妈呀,那只猫跳上去了!快把它赶走!”“嘶……好像有点不对劲?”“天啦,老太太的尸体好像在动……是不是诈尸了?”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色衬衣

  • 诱妻成瘾:顾少的天价蛮妻1章(第一章 肾虚了些)

    原标题:诱妻成瘾:顾少的天价蛮妻1章(第一章肾虚了些)小说书名:诱妻成瘾:顾少的天价蛮妻第一章肾虚了些时值盛夏,地处H国沿海的经济重地霖州市,闷热的空气仿佛淬满了火星,一点即爆。下午六点,一列从云海开往霖州的直达列车,准时进站。车站里的人很快涌了出来,不一会儿便只剩零星几人,一名身穿白色T恤浅色牛仔短裤,扎着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女孩看起来不过22、3岁模样,不施粉黛的青春脸庞,挂着几许清浅又从容的笑意,即使穿着简简单单,也在一瞬间成为了人们注目的焦点。只不过身为焦

  • 婚外迷情:妻色撩人1章(第一章 被换掉的门)

    原标题:婚外迷情:妻色撩人1章(第一章被换掉的门)小说名称:婚外迷情:妻色撩人第一章被换掉的门今年是王凯结婚的第七年,今天,也是他们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他特意凌晨五点,从外省坐飞机赶了回来,为的就是给妻子孙洁一个惊喜。他已经出差半年不在家了,半年的时间里,他一次也没有回过家,在无数个饥渴的半夜里,他只能看黄片打飞机来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他想,妻子应该也和他一样饥渴,恨不得一见面就脱掉他的裤子,大战个几百回合吧?想到这里,王凯的裤裆忍不住的鼓了起来,小兄弟昂首挺胸,快要把他的裤

  • 隐婚:冷酷老公消停点1章(第1章 下药)

    原标题:隐婚:冷酷老公消停点1章(第1章下药)小说名字:隐婚:冷酷老公消停点第1章下药顾家别墅内顾兰清手臂撑在地上,原本雪白的衬衫沾满了血迹,一张苍白的脸蛋布上了绯红。她全身燥热,骨头深处更像是有数千只蚂蚁在爬。她被自己的亲叔叔下药了。顾明峰双眸内闪烁着冷酷的光芒,看向试图站起身来的顾兰清:“你得罪了霍家,只要你今天晚上爬上了霍砚的床,就能够避免牵连顾家。”站在顾明峰旁边的李纯雁假惺惺安慰道:“清清,别怪我和你二叔。更何况,我们也是为了你好。霍砚是富豪榜单上排名第一的人,累积的财富哪怕是整个霍家

  • 总裁的甜蜜宠妻1章(第1章 他回来了)

    原标题:总裁的甜蜜宠妻1章(第1章他回来了)书名:总裁的甜蜜宠妻第1章他回来了陆轻舟不安的坐在床沿,柜子的镜子映照出她时而泛红时而发白的小脸,她紧握着双拳,指关节发白。浴室里的水声一直很大,磨纱玻璃若隐若现里面精硕的身躯,若是以往和闺蜜们一起分享,陆轻舟肯定是口水直流,双目放光不知节制的谈笑着男人的肌肉,还带着少有的色色的眼神,可,这里面的人是封子颜,他是她结婚三年的老公,即使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回家。浴室里的水声将陆轻舟的思绪拉得很远,他明明说过他们永远都只有夫妻之名,新婚之夜后便会永不相见,为

  • 霸宠甜妻:高冷男神吃不够1章(第1章 先生!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

    原标题:霸宠甜妻:高冷男神吃不够1章(第1章先生!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小说名称:霸宠甜妻:高冷男神吃不够第1章先生!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宋佳音拿着手机焦急地等在民政局的门口。昨天夜里,她恋爱了三年的男朋友给她打电话,说要跟她结婚。宋佳音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她跟伍子豪恋爱三年,按理说早就应该结婚了,但是宋佳音却总是觉得两个人之间少了点什么,伍子豪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也一直没有提及这件事,所以婚事的事只好先搁置下来。宋佳音拿着手机看着时间,距离和伍子豪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宋佳音无力地蹲坐

  • 贺少的闪婚暖妻1章(第1章 特殊的小病人)

    原标题:贺少的闪婚暖妻1章(第1章特殊的小病人)小说书名:贺少的闪婚暖妻第1章特殊的小病人秦城,雅德医院。深夜,秦以悦匆匆赶到她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就被自己办公室前的阵仗吓了一跳。本来还算宽敞的医院走廊,此时站了将近十个人,都是身形高大的男人。清一色的黑西装加墨镜,面部表情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值班的护士和医生看到秦以悦过来,顿时松了口气,差点哭出来了,“秦医生,你可算来了。”秦以悦朝他们点了点头,看向走廊里的人,说道:“请各位先到外面的等候区等候,环境太嘈杂,会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秦以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