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全集]《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全文免费阅读半缕阳光

2017/11/17 4:41: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作者:半缕阳光

第7章 她脖子上的白玉项链

“状元夫君?”还是没人回应。汇金地

难道真像大娘说的那样,鬼在白天不能在光下活动?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白天她都自由了?

她扬了扬眉转身,可她接着就向后跌倒在地失声尖叫:“啊……”

文谦居然就站在她身后,紧紧挨着她。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叫什么叫?吵死了。”

“状元夫君,咱们打个商量行不行,你出现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不声不响的吓人?”

“这就叫吓人?要不要让你看看更吓人的?比如……我变成恶鬼时的样子。”

“别别别。”她连连摆手:“您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在哪里都随意。”

文谦扬眉走到她前方梨花木椅中坐下:“你今天在外面表现不错,是不是很解气?”

“啊?”他这话……什么意思呀?

难道他知道她今天在外面做了什么?可是……他不是出不去吗?那他怎么知道她在外面解了气的?

“状元夫君,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解了气的?”

她好奇的瞪大眼睛瞅他。[全集]《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全文免费阅读半缕阳光

除却人鬼殊途这一点之外,他这样貌还是蛮养眼的吗。

“你跟我签了契约,你想做什么我会不知道呢?”

换言之,她这是在无形之中被监督了?

她可以表示一下自己内心深处深深的不开心不?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我既然已经放你出去了,你为什么不逃?”

“因为我发现嫁给你也不全是坏处。

起码,我可以利用你耀武扬威。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我买菜都没花钱。”

她得瑟的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战利品:“状元夫君,我可是个适应力很强的人,非常懂得什么叫做既来之则安之。

与其逃跑以后再被你抓回来修理死。

我还不如在你身边好好的活着呢。网站huijindi.com

“算你识相,不过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做饭?”

她摸了摸肚子:“是有些饿了。”

她拎着菜篮子去厨房做饭了。

到了这会儿,她倒真有些感谢晏家时常亏待她们母女俩了。

如若不是因为这样,她怎么能学会做饭菜呢?

现在起码她一个人在古楼里也饿不死啊。

做好了两菜一汤,她盛了米饭来开吃。

本来以为鬼是不能吃饭的,可谁曾想,她开吃了没等他,他却是不高兴了。

直扬言自己被气的快要变出原形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这死鬼,他就是看准了她怕鬼是不。

“状元夫君你千万要消消气,你……你不是鬼吗,鬼还需要吃东西啊。”

“谁规定鬼就不能吃东西了。”

“那,你快坐,我这就去加碗筷。”

“坐这儿我怎么能吃到呢,去,把饭菜放到贡桌上去。”

她连忙照做,摆上贡品后又烧上香,他坐下大摇大摆的开吃了。

看到她站在一旁,他斜眼:“夫妻难道不用同桌而食?”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一起在贡桌上吃饭?”

“不然你想吃我剩下的?经常吃鬼剩下的贡品会折寿。网站huijindi.com

这话比什么都管用,话音才落,晏明珠已经在贡桌旁一起开吃了。

第8章 这棺材要干嘛用

下午,文家人按照文谦的要求送来了棺材。

但那群人死活不肯抬棺材进屋,他们说,送到院子里就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这一天到晚进进出出的,院子里就放着口棺材,晏明珠觉得这实在是太挑战心脏了。

那群人离开后,她看着坐在正屋里喝着茶的鬼大哥:“状元夫君,这房子虽大,可干嘛要弄一口棺材来啊。”

更重要的是,里面还放着十个女人的头发呢,多渗人啊。

“留着给你用。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噗通。

晏明珠腿软的跪在地上。

“开玩笑的,一会儿天黑后,你拿着里面这十个人的头发去找一个人。”

鬼大哥,咱俩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这玩笑神马的就算了好吗?

这对你来说是玩笑,对我来说是玩命好不啦。

当然啦,她只敢腹诽不敢说。

天黑后,她一手提着灯笼,一手紧紧的抓着手帕。

走过一阵阴森小路后,就来到了市集,穿过市集,她走到文谦指定的地点,陵南第一才女苏琯琯开的文渊阁。

这文渊阁从前她就听说过,因为它在京城真的非常有影响力。

是介于红楼与戏院之间的第三种存在。

来这里的人,非达官显贵不可。

他们在这里可以寻欢作乐,但只有看的权利。

即便是喝醉酒想要对这里的女子动手动脚,都会被赶出去。

凭借文谦给她的腰佩,她被一路带到了苏琯琯的面前。

初次见到苏琯琯时,她只有一个感觉。

大气,淡然。

说她多美的确是有些夸张了,但她气质是极好的。

“你就是他选中的妻子?也不过如此吗。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

“这个。”她将包裹着十个女人头发的手帕放到了她的面前。

“他说你看到这个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苏琯琯眉心带着淡淡的讶异,她看了看手帕中包裹的头发,又看了看晏明珠,最终摇头笑了笑。

“怪不得她会选择你。”

“啊?”晏明珠不明所以。

“你可知这是什么?”

“十个女人的头发啊。”晏明珠心里不爽,她又不是傻子。

“对,这是头发,可里面存着十个恶鬼的魂魄。

我很诧异,你是如何一路安然无恙的将她们带到这里的。”

“啊?”晏明珠差点跪了:“恶……恶鬼?怎……怎么可能啊。”她忽然觉得自己命好大。

“你不知道?”

晏明珠咬牙切齿:“我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啊,你……你都不害怕吗?”

“我是一个祭司,如果连这个都害怕。我要如何收服她们?”苏琯琯说着,淡然的抬手将桌上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收进了八卦盒中。

她扬眉打量晏明珠半响后问道:“他还好吗?”

“他?你是说文谦?蛮好的啊。”

“帮我好好照顾他。”

晏明珠蹙眉:“你……认识他?”

“我七岁的时候是他带我走上了祭司这条路,说起来,他是我的师傅。”苏琯琯叹气:“只可惜,好人不长命。”

“既然那你是祭司,为什么不送他走呢?

第9章 难道……他不是自然死亡

让他这样带着怨恨的生活在世上是为了什么啊?”

苏琯琯转头看她:“你跟他成亲了对吗?”

“恩。”

“签订通阴婚协议了?”

“是啊。”

苏琯琯淡淡的点头:“那你就算是自己人了,告诉你也无妨。

那个文家古楼,从很早之前就已经被能力强大的道士和祭司联手封印了。

我还没有那个能力打破封印带他走出来。

而且他死的冤屈,即便我说要送他走,他也一定不会愿意的。”

“他死的冤屈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自然死亡?”

苏琯琯眉心勾出愁云:“那时候我虽然很小,但也记得很清楚。

他那么年轻有活力,那么有学识,那么……优秀,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自然死亡呢。

他给我托梦的时候我也问过他,可他不许我多问。

那时候我还小,并帮不了他什么。

可现在不同了,我要调查他的死亡真相。

我要让那些伤害他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苏琯琯说着,眼神变狠了:“你愿意帮我吗?”

“我?可我什么也不会啊。”

“那就学,你是他的妻子,即便什么都不会,也该尽力帮她。

你难道不想让他得个善终,安然的送他走吗?”

“我想啊,我当然想。”晏明珠用力的点头。

送走他,是她的梦想,他不走,她这辈子岂不都要跟个鬼生活在一起。

“可是……我怕鬼诶。”

“鬼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要么是想报仇,要么是有怨念,要么是有牵挂,爱别离,怨憎会,无怪乎是也。他们目的都很单纯,所以很好对付。

真正可怕的不是鬼,而是那些心怀鬼胎的人类。”

晏明珠觉得很有道理,可是,人类毕竟是同类,鬼毕竟是异类。

会害怕才是人之常情吧。

“如果你真想帮他,从明天下午开始来文渊阁吧。”

“来这里?”

“当然,我们需要搜集证据,而我这里就是搜集证据最好的地方。”

这一点晏明珠相信,整个京城放眼望去,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文渊阁的情报来的更流通。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我们一起来帮助文谦,然后送他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重新去投胎。”

回文家古楼的路上,晏明珠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冲动了,仔细想来,这事儿一定不会太简单。

可再仔细一斟酌,每天去文渊阁,总好过每天在古楼里与鬼为伴吧。

路过一家客栈门口,那边正聚集了一堆的人在看热闹。

好奇心使然,她也凑了过去看热闹。

可她刚挤进人群里的时候就看到有官府里的人从里面抬出来两具尸体。

这两个男人都很年轻,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可却死相诡异,像是死了很久的干尸。

名义上两人是在这客栈里睡死的,可据周围的人说是这客栈里面几天前有个女子上吊自尽后变成了厉鬼。

这是冤鬼索魂要了这两个年轻男子的命。

她正觉得脚底生凉想要离开的时候,客栈里就走出了一个身形高挑又纤瘦的男子。

第10章 穿着官服的男子

男子穿着一身官服,眉清目秀的,俊美极了。

本来他正凝神思索着什么的,可从晏明珠身边走过的时候。

他却不自觉的抬头看向她,那眼神中带着一抹说不清的意味。

那男子的视线落到悬挂在她衣服上的白玉项链时,视线更加深沉了几分。

他微微旋身,刚欲走近她的时候,客栈里有官差出来上前禀告道:“欧阳大人,里面已经清理干净了,现在是否回衙门?”

男子点头,回身的时候却发现刚刚站在那里的晏明珠不见了。

刚刚那女子身上有着不属于她的怨气和邪气,本以为她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可当看到她脖子上的白玉项链时,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气息的来源。

她是配给那个人的第十一个阴婚新娘。

他看到她眼神中透着许多的灵气,似乎很清灵的样子,想到她未来的结局,他蹙眉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

晏明珠回到古楼的时候,里面乌漆麻黑的,看到停留在院子里的红木棺材,她浑身打了个冷颤。

轻轻推门回了厅堂,她小心翼翼的叫到:“状元夫君?我回来了。”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晏明珠咬唇:“状元夫君,这里太黑了,我不适应,你可以……不要吓我吗?”

厅堂里突然亮了起来,没有任何的预兆,文谦悠哉的坐在他的梨花木椅中翘着二郎腿:“回去休息吧。”

晏明珠扬了扬眉转身往楼上行去,可走了几步他又折了回来:“状元夫君,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问吧。”

“之前文家给你送了十个来跟你配阴婚的女人,你为什么却独独留下了我?”

文谦扬唇:“因为她们太吵,进了这里不是尖叫就是逃跑,再不然就是求饶,太无趣了。”

“可我也向你求饶了啊。”

“怎么,难道你希望我把你也杀了?”

“当然不是。”晏明珠声音高了几分:“我就是好奇吗。”

“她们没有一个敢跟我的牌位拜天地的,不杀她们,难道等着她们在天亮后逃出去出卖我?”

晏明珠这才了然的点头,原来如此,她有些庆幸当初自己没有**逃跑,不然现在她也成了被引进头发里的厉鬼了。

她抿唇一笑:“状元夫君,我决定要帮苏琯琯小姐调查你的事情,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不要做那些没用的事情,去睡吧。”文谦冷着脸说完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晏明珠嘟嘴:“诶,状元夫君,我还没说完呢,喂,夫君。”

“胆子变大了是吗?还不滚回去睡觉。”

晏明珠翻翻白眼,真不温柔。

她慢香香的上楼,爬上床睡觉。

而此时,她头顶的房檐上,文谦双手压在脑后躺在上面。

他的视线望向黑漆漆的像是渔网一样的结界,满目恨意。

在别人的眼中,这是天空。

可在他的眼里能看到的却只有像是随时会刺下来的刺刀一样的封印。

他被困在这里十年了,甚至都已经快要忘记了月亮的样子。

第11章 为什么独独没有杀我

再等等,忍辱负重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一连几天,晏明珠上午买菜做饭,下午就去文渊阁跟苏琯琯学控魂术。

她亲眼看到纤弱的苏琯琯一个一个的将十个被文谦杀死的恶鬼送走。

那样子看起来帅气极了。

看的多了,她似乎觉得鬼怪也不是什么那么可怕的东西了。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学好这门技术。

不为别的,就为能够控制住她的鬼相公。

傍晚,苏琯琯留她在文渊阁吃饭。

吃饭的时候,苏琯琯夹了菜放进她碗中:“明天你要去接近一个女人。”

“谁?”

“郎月公主,他是邵陵王的长女,谦哥哥还活着的时候,她的封号是郎月郡主。

当年,世人皆知她对文韬武略的谦哥哥喜欢的痴迷。

谦哥哥的父亲与邵陵王关系很好,所以谦哥哥对她也算是和善。

可不知为何,谦哥哥死后,她却被皇后亲封为公主。

更奇怪的是,一向活泼不受世俗所拘的郎月在被册封为公主后,却忽然住进了她师傅家里,从此不问世事的一住就是十年。

她鲜少出门,每日都在房里吃斋念佛。

可每逢初一的时候,她都必会去寺庙里烧香拜佛。

我想,她会发生这样大的转变,必然与当年谦哥哥的死有关。

或许……她知道些什么。

明天就是月一,是我们能够接近她的最好的机会。”

“你既然知道,那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去接近她一下?”

苏琯琯抿唇笑:“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好吧,我知道了,这种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吧。”

苏琯琯笑了笑,门口传来急迫的敲门声。

“阁主,不好了,对面连淑阁的人又来闹事儿了。”

在文渊阁呆了一段时间,关于文渊阁和连淑阁的恩怨晏明珠也多少听说过一些。

连淑阁乃是陵南最红的红楼,只因她们的阁主林凤儿乃是当朝四王爷郎世然的红颜知己。

可林凤儿是出了名的算计和势力,对于没有什么后台却一直屹立不倒的文渊阁,她已经看不顺眼很久了。

每隔几日便一定要来闹一次事端,每次都是由得苏琯琯赔钱解决。

上次她问过苏琯琯,为什么总是这样迁就那个嚣张的女人。

苏琯琯说她是大祭司,想要利用鬼怪好好的修理林凤儿其实并不难。

可偏偏,祭司也有祭司的规矩,私自利用鬼怪伤害百姓乃是禁忌。

苏琯琯叹口气放下筷子起身:“真是阴魂不散,那林凤儿倒不若直接告诉我,她想要银子呢。

这样一次次的来吵闹,着实烦人的很。”

晏明珠耸肩:“我倒是觉得,她们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完全就是你惯的。”

“不然能怎么办?跟她打?”

“如果你信得过我,今天这事儿你就不要出面,让我来好了。”

晏明珠带着丫鬟一起来到楼下,林凤儿正高傲的坐在文渊阁一楼厅里趾高气昂。

“苏琯琯怎么还不赶紧下来。

这文渊阁她到底还想不想开了。”

第12章 温润如玉三王爷

晏明珠抿唇一笑走到林凤儿面前抱怀:“文渊阁想开如何,不想开又跟你又什么干系?”

“你是什么人?”林凤儿冷冷的打量着晏明珠。

“我自然是那路见不平之人。”

“哼,别多管闲事,赶紧让苏琯琯下来见我。”

“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见到我们苏老板吗?

想见她你准备好银两了吗?

我们苏老板是以才见客的,可我看你……啧啧,你懂得鬼魅魍魉怎么写吗?”

“你……”林凤儿气愤的瞪向晏明珠:“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就敢这样与我说话。”

“你?我自然是知道的,连淑阁的老板。

传闻你还是当朝四王爷的红颜知己呢。”

“既然你知道我是四王爷的红颜知己,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今天就算是四王爷来了,我也照样这样说。”

小丫鬟伸手扯了扯晏明珠的袖子轻声道:“晏姑娘,四王爷在这里。”

林凤儿冷笑一声,等着看笑话的样子。

晏明珠顺着丫鬟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四王爷的本尊。

他长相英俊,笑容中带着几分邪Xing,眼睛像是镌刻出的一般深邃。

整体来看虽比不得她家鬼相公帅气,但落进人群里,却也是显眼的。

她淡然的笑了笑走到四王爷面前:“外界传闻四王爷秉承皇家作风,爱民如子。

您亲厚待人的Xing情一直为世人所称颂。

我们都相信四王爷为人正直,今日,连淑阁阁主林凤儿无缘无故来文渊阁惹是生非之事想必您也看到了。

请四王爷一定要为我们做主。”

晏明珠说着就跪了下去。

周围这么多人见证着,郎世然纵然想要偏私,却也不能了。

他忽的薄唇轻扬,这个女人……有趣。

够漂亮,够聪慧,够机灵。

他缓缓站起身走近晏明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唇角上扬,丝毫没有在怕的。

他的唇贴近她的耳畔,暧昧的轻声道:“我记住你了。”

说完,他摇着折扇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冷冷的对林凤儿喝道:“还不走吗?”

“可是王爷……”

“可是什么?记住了,以后不要利用本王的名号乱来,不然,本王饶不了你。”

“是。”林凤儿冷冷的看了晏明珠一眼转身离开。

晏明珠抿唇一笑,心情不错。

此刻,二楼包间中,白衣男子一脸的温润如玉,他唇角勾着干净而又淡然的笑意,对身边的随从命令道:“去调查一下那位姑娘的来历。”

“是,三王爷。”

白衣男子缓缓放下酒杯,一脸的深邃。

深夜,晏明珠正睡的熟落,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悠扬婉转的笛音。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笛音似乎是从房顶上传来的,她下床出了古楼来到院落里仰头。

月光下,文谦坐在房顶吹奏着玉笛,那身影看起来让她忍不住有些心疼。

这样一个风姿绰约的男子,却在最好的年岁里被人杀死,关在这古楼里整整十年。

他心中纵然有满腹委屈却也不能发泄,终日面对着这毫无生气的古楼,他的心中一定很孤单吧。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拒再嫁 或 我的神秘鬼相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晚安腹黑首席第九章阴谋赵氏母女俩下来,得知赵世军要她们去机场接莫绍泽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的否定掉。“不行,他算哪根葱,还要我亲自去迎接他,我不去!”赵雨桐固执的说道。“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长辈,只有他来见我的,怎么能让我去接他的呢。”方从艳也拒绝道。不管赵世军怎么游说,威胁,讨好,利诱都不管用,这两母女就是不肯去。看着时间逐渐逼近,赵世军也没有办法,只好给司机打了电话,让福伯代替他们去机场接人去了。福伯在机场等了近

  • 大境界·2017当代中国书画名家年度推荐 | 张守堂

    艺术的灵魂是境界。“言气质,言格律,言神韵,不如言境界”。境界是产生艺术美感的根本,是流露在作品中的人生感悟。境界体现着艺术与人生的时代精神。时代呼唤好的艺术作品,更呼唤有大境界的精品。书画家们以“形神兼备、迁想妙得”为心像,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追求“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他们将主观精神因素与客观世界相融合,浩瀚宇宙、天地万物在他们自身修养、学识、情感以至生命的倾注下,美的瞬间便定格成永恒,尺幅之中透射出具有深刻内涵的大美形象和大境界。大境界·2017当代中国书画名家年度推荐:张守

  • 华严宗祖庭经论释义八 识 规 矩 颂 新 注

    唐·玄奘造马友生注序:玄奘法师为了让后来者学习《唯识三十论》(《成唯识论》),有一个更快的入道门径,他根据古印度护法菩萨倡导的学习方法和本人的心得体会,特作《八识规矩颂》,每一个颂都是从三性、三量、三境、界地、心所、作用、转依七个方面在说,前六个颂是从世间染法在说,后一个颂是从出世净法在说,全颂是学习《成唯识论》(《唯识三十论》)的整个框架,望学人不可忽视。名相注解一三性有漏八识有善、恶、无记三性:一善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自利利他无我为性;二恶性,与善性相反;三无记性,非善非恶无善恶可记。二

  • 从备胎到男神逆袭,这4招就够了!

    关于备胎这回事,其实是个很经典的问题了。我是备胎吗?好像我被当备胎了怎么办?我是不是该放弃,不去做一个备胎?其实比起贾乃亮被出轨,被备胎也是人生的重大打击啊。那么,当我们发现自己不幸被当做备胎了,第一时间该怎么做呢?去抱女生大腿,然后哭着喊着不要这样对我我还是个孩子啊?或者是去把情敌揍一顿?还是自己选择默默退出呢?今天就跟大家聊聊这个痛点!教教大家怎么做,偷偷告诉你,最好的办法在后面!一,你是否真的喜欢她?首先,当你发现自己被备胎了,先想想自己是否真的非她不可?还是你只是被她的外表和言行吸引,或

  • 江北“神”盘惨遭维权,物业PK业主,这些小区彻底“火”了!

    物业PK业主,物业维权事件屡屡发生,江北这些小区彻彻底底“火”了!这不作为2017年度最任性开发商和最强套路王的江北“神”盘招商兰溪谷出大事了!买了招商兰溪谷的业主们于2017年12月28日提前交房无数招商业主却开始向开发商维权维权事项甚多:物业不作为,乱作为,乱收费等一起来看看详细情况↓↓↓↓↓↓一、招商兰溪谷(物业不作为,乱作为,乱收费……)招商兰溪谷前期开盘8000+人抢,去年12月开盘推516套房,有8446组人买,中签率仅6%。然而现在,却面临业主强烈维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业主诉

  • 王雪涛字画价格值多少钱一平尺

    王雪涛(1903-1982年),是我国现代着名小写意花鸟画家。字迟园,河北成安人。自幼喜绘画,早年考入直隶高等师范图画手工科,毕业后到小学执教。1912年考入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西画系,后转读国画系,受教于陈师曾、王梦白等诸位前辈,尤受王梦石影响最大。抗战爆发后,王雪涛以卖画为生。同时,集中精力向传统学习,在上追徐渭、陈淳的同时,又拜当代名家齐白石、陈半丁为师,画艺大进。新中国成立后攻写意花鸟。曾参与筹备北京中国画院,并任院务委员,后担任北京画院院长。王雪涛是现代中国卓有成就的花鸟画大师,对我国小写

  • 我国人口政策逆转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我国之前的人口规划给出人口总量不得逾越的控制目标,而最新规划则是确定人口总量要达到的预期目标。从认为人口越少越好到认为目前生育率过低,需要提升,这种认知差异反映了什么?姜全宝(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我国上一版人口发展规划是2007年版,如今,新的规划的措词上有一些变化。过去的人口规划,比如“十五”“十一五”和“十二五”的规划,是人口总量控制在多少之内。但是即使控制在多少之内,也不是认为人口越少越好,只是担心人口过多。而这种担心是根源于中国过去对于人口、经济发展关系的认识。在1970

  • 曹雕在中国书画名家·拍卖公司签约会上拿下两项订单

    2018年1月16·日,在北京一得阁《领创书画新时代中国书画名家.拍卖公司签约交流展》上与盛昶砚老师合影纪念新华社北京2018年1月17日讯(记者李艳芳高洁),一月十六日,在北京一得阁美术馆举行、由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办,香港拍卖公司、香港拍卖责任有限公司、承乾(北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协办的领创书画新时代一一中国书画名家·拍卖公司签约会。该活动中有来自全国各地推荐出的四十多位名家参加,参展的作品有书法、国画、油画。中国当代艺术家曹雕先生也应邀参加该活动。中国当代艺术家曹雕先生作品欣赏在

  • 雾中合肥

    1月17日,合肥市天鹅湖畔的高层楼宇被大雾环绕。新华社记者郭晨摄当日,安徽省气象局发布合肥市大雾橙色预警。同时还发布该省其他部分地区大雾红色、橙色以及黄色预警。中央气象台发布大雾黄色预警,提示16日夜间至17日上午,安徽等地将有大雾天气,其中安徽北部和东部将有能见度低于500米的浓雾,局地有能见度低于200米的强浓雾。此外,中央气象台也特别提示,这几天,伏地霾还是比较猖獗的,17日中午之后,会有一股弱冷空气前来营救,但只能清扫部分伏地霾。并且,伏地霾还会卷土重来。所以,请务必珍惜午后短暂的好时光

  • 2018年最新收藏资讯嘉德四季第50期·迎春拍卖会总成交8548万元

    2018年最新收藏资讯嘉德四季第50期·迎春拍卖会总成交8548万元四季又逢新岁月,春来更有好花枝。嘉德四季第50期·迎春拍卖会历时两天,圆满收官。6个专场,汇集了中国书画、瓷器、玉器、工艺品等门类近3500件拍品,总成交达到8548万元。多个专场、专题成交率喜人,新兴热点时有涌现。中国嘉德开年首拍的成功,为新的一年创造了良好开端,也为拍卖市场带来了春天的温暖和生机。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中国书画四季书画部总经理肖洋本期拍卖会成交结果与我们的预期相近,四大专场、十余个特色专题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