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总裁宠养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7 17:48: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总裁宠养娇妻

第009 章

说完,严未浠可怜兮兮的擦擦眼角,一脸可怜的看着穆单渊。原文huijindi.com

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仿佛经过山泉浸泡过的上好的黑宝石。即使知道她现在的话里全是虚伪,可是从那双眼镜里,看不见丝毫的丑陋与黑暗。

穆单渊若有所思的看着严未浠的眼睛,忽然觉得这双眼睛,是他见过最漂亮的眼睛。位高权重,看惯了这个社会的虚伪与黑暗,纯澈这个词已经消失在他的认知里。

“少爷。”有个年轻男人走进来,他看见严未浠,愣了一秒,随即,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踏资料,恭敬的递给了穆单渊。

穆单渊抽到眼前,漫不经心的随意扫视了几眼,严未浠好奇的扯着脖子去看,模模糊糊的看见可文件上面有她的照片。汇金地

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找人调查她。

厚厚的资料穆单渊一眼扫完,似乎确定了严未浠于自己没有威胁性,他随意的将资料放在桌上,暴露在严未浠面前。严未浠伸头一看,卧槽,还真的调查她!

“你果真喜欢我?”穆单渊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语气淡淡的,有些清冷,可他那深藏的情绪,就像蒙上了一层黑雾一般朦胧。

严未浠脑中思绪飞速旋转,这该怎么回答,到底该不该承认呢?他这么说,肯定是想算计她,她到底胲怎么办?

她短暂的犹豫看在他的眼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忽然有些不了面前的女人,既然她与他无冤无仇的,她的做法就真的只是想报复他?有些可笑。

“看来,你在说谎。”穆单渊嘲讽的嗤笑出声,起身,伟岸的身形在严未浠身上投下了一片宽厚的阴影,完全罩住了严未浠的身体。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抬头,看见他深邃的眼眸里嘲讽至极的目光,严未浠胸口一顿,像掉进无边的黑暗里一般喘不过气来。片刻,他转身便走,而跟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手伸向怀中……

卧槽,这不是掏枪的标准动作吗?

严未浠闪身一躲,本想冲过去,抱住穆单渊的手臂,却不料途中绊倒了一下,直接摔在穆单渊面前,呈五体投地的姿势。

“哦?你就是这么崇拜我的?”穆单渊眉头一挑,故意将她的摔倒说成了崇拜。

严未浠牙齿一咬,恶狠狠的瞪着穆单渊,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是啊,我对你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河无穷无尽!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

这该死的男人!严未浠动了动身体,准备爬起来。穆单渊风清云淡的一句话传来,“这个社会,向你这种用行动说话的人不多了,我很是欣慰。”

“……”严未浠准备爬起来的动作猛然一僵,咬咬牙,就要骂回去,只见他的手下又将手伸向怀中,她欲哭无泪,“既然你很欣慰,就快点将我的手机还给我吧,你的魅力太大,我快要崇拜不过来了。”

“不急不急。版权http://www.huijindi.com/”穆单渊语气轻快,细听,还有几分愉悦的味道在里面,“我就在你的面前,你不用再想方设法的靠近我,这个大好的机会,希望你好好珍惜。”

穆单渊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顿时看见了严未浠那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的表情,不由得心情大好,一扫之前的阴骘,对严未浠多看了几眼。

严未浠就这么趴在地上,只感觉膝盖很痛,似乎是磨破皮了,火辣辣的疼痛,可是顶着男人的压力,她不敢随意乱动。

忽然,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一排警车在轩逸咖啡厅门外停下,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黑衣男人跑到楼顶边缘往下看去,投给穆单渊一个暗示性的眼神,穆单渊眉头微拧,似乎是不解。

然而这时候,严未浠蹭的一下就从地上爬起来。

“哈哈哈!警察蜀黍来了,哈哈哈哈,我看你还敢拿我怎么样,姐姐先走了,哈哈哈哈……”膝盖破了皮,流出的血染红了两条小腿,严未浠就拖着这样的伤口,一撅一拐的朝着出口跑去,姿势十分奇怪,却阻止不了她逃命的决心……

“少爷……”下属走来,冷冷的看着严未浠的背影,已经有几分杀意。

穆单渊手指轻抬,淡淡的摇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严未浠的背影,阴骘的眼眸咯,从深邃的森冷中,迸射出了一抹兴趣……

第010 章

严未浠以为自己可以这样没事了,结果……

警察局中,审讯室里。完整版【总裁宠养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严未浠与穆单渊并肩而坐,一名小警察在看着电脑,正在作笔录。

“就是你报的警?”警察看着严未浠,若有所思的拧起了眉头,似乎在怀疑什么。

严未浠低着脑袋,看着地面,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脸,她将头埋的更低,看着自己的鞋尖,轻轻的嗯了一声。

如果被别人知道,市长家的千金进了警察局的话,爱面子的爸爸肯定不会发火,到时候许叶那母女两人再煽风点火,她回去不脱层皮才怪。

说来说去,都怪这个该死的男人。她本来可以就这么离开的了,就是他带着人将她堵在了咖啡厅门口,揭穿了就是她报的警,害的她被带到警察局来。

“你总低着头干嘛,抬起头来。汇金地”警察不悦的拿着本子排拍桌子。

“难不成看我长的好看,你就放我走。”严未浠小声的嘀咕一句,她的身侧,穆单渊听清了,漫不经心的侧头,看着身侧这颗毛茸茸的脑袋,在警察局里,她是有恃无恐,还是故意顶撞,还是生性如此呢?

那警察没有听清,顿时就弯下腰,从桌子下面去看严未浠,“你说什么?”

“啊!”他突然出现,又长的不咋的,桌子下面黑乎乎的,怪吓人的,严未浠吓得跳了起来,一手撑着身侧的人的肩膀,一手拍着胸口,“你长那么丑,还来吓我,你你你,你吓死本宝宝了!”

“……”警察没有想到她说话这么直白,况且还有其他人在,自尊心受到打击,他的脸色顿时黑的跟快块碳似的。

“你这该死的女人,没事乱报警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辱骂警察,你知道你这些罪名可以判多久吗?”警察愤怒的拍桌怒骂,气势倒是不小。

“什么叫做我没事乱报警!”严未浠愤怒的也是拍桌而已,气势比警察的更加强势。警察被她的大胆震慑的惊愣了一下,只见严未浠一只脚重重的踩在桌上。

脚上沾染的血迹已经干涸,膝盖破皮,还没有经过处理,血淋漓的模样,在白炽灯苍白的灯光照射下,颇显的有几分恐怖。

“睁大你的眼睛给我好好看看!”严未浠气势十足的怒吼出声,自爱穆单渊那里受的气,注定发泄在这个无故的小警察身上了。指着伤口,怒吼,“都要出人命了,你却不准我报警,你们警察就是这样做事的?”

“……”

膝盖破个皮,流点血,促进一下新鲜血液的更换交替,这不是极好的吗?怎么说的像出车祸一样。

“你们赶紧将这男人给拷了,就是他害得我,我天生就贫血,现在还流了这么多,我已经感觉到头脑晕乎乎的,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一样!”严未浠怒指穆单渊。

穆单渊眉头一挑,淡然的坐在审讯室里,靠着椅背,修长的双腿搭在椅子上,如果现在他的手上再拿着一杯红酒的话,严未浠肯定会以为这个男人不是在审讯室,而是在度假!

侧头,看着怒气冲冲的严未浠,经她自己这么一说,她的脸色好像还真的有些苍白,眉头的褶皱深了一分,却没有说什么。

警察也将注意力转移到穆单渊身上,见这个男人这么淡定的坐在那里,那大佬的模样,简直好像警察局是他家开的一般。

太过分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淡定的人,他今今天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人,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你出手伤人,到底承不承认!”警察怒瞪这穆单渊。

穆单渊漫不经心的一个目光扫视过去,犹如穿透过寒冬腊月里的霜雪,夹杂着他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势,让警察身体一紧,从心里产生出了浓浓的畏惧。

“你看见我出手伤人了?”穆单渊冷笑出声,语气里的警告十分明确,还夹带着一丝危险,仿佛只要他得罪他一下,他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警察一愣,被嫌疑人逼得死死的,他的面子真的下不去。

严未浠见此,翻了个白眼,暗骂这怂货,在一边小声的煽风点火,“是他,是他,就是他……”差点没把我们的英雄小哪吒给说出来。

第011 章

警察眼神一瞥,还有个女人在这里不是,他再怎么样也不能在女人面前丢脸。

“这伤口明摆在这里,难不成是我眼瞎,还是你眼神不好使!”警察怒斥,卷起衣袖,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严未浠一脸兴奋呢,差点没有蹦起来拍手叫好。穆单渊瞥了一眼异常兴奋的严未浠,不知怎的,竟觉得她的侧脸十分美。

警察一拳头挥了过来,穆单渊双眸一眯,眼里,已经有杀意划过。他抬腿,便是一脚狠狠的踹在警察的腹部。腹部,那是人的身体最脆弱的位置!

严未浠惊恐的张大了嘴巴,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又摔在地上,咳嗽一声,竟然吐出了鲜血!

“你下手怎么能这么狠!”严未浠再也坐不住了,脸上已经挂满了愤怒,她只想小小的教训教训穆单渊而已,没想到他竟然下次狠心,如果这一脚下去,将人给踹死了,那可怎么办!

“竟然敢挑衅我,就要有接受我的怒火的觉悟!”穆单渊冷笑出声,面不改色的拍了拍西装裤腿,那淡然的模样,仿佛刚才他袭警就像吃饭似的。

严未浠背后一凉,突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很冰冷,骨子里的那股狠劲无人可比。同时,也有嚣张的资本。她隐隐的为自己得罪他而感到害怕,是真的害怕。

穆单渊似乎察觉到严未浠的情绪,看向她,冷魅的脸庞在白炽灯的照射喜爱,打出了一圈冰凉森冷的轮廓,脸上的表情也隐约有些看不清。可是他那双会说话般的眼睛,无论在哪里,都是无法忽视般的存在。

他说:“别害怕,我暂时对你有兴趣。”

有兴趣?严未浠心头一紧,这句话到底是什么一意思。看着男人冰冷的容颜,她暂时或许找不到答案。却担心起来……

警察痛苦的捂着腹部,从地上爬起来,被激怒的他已经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枪,对准了穆单渊。

穆单渊冷冷的扯开嘴角,是嘲讽,是不屑,是耻笑,是不顾一切的狂妄,他起身……

“小心!”严未浠却眼疾手快的将穆单渊给推开,下一秒,砰!

嘶……手臂传来刺痛感,严未浠痛苦的拧起了眉头,一看,手臂竟然被子弹擦伤,她险险的躲过了……

“这下,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欢我了。”男人的话自耳边响起,只不过很冷,很冷,透着死亡的恐怖气息。

严未浠还没有反应过来,穆单渊一手托住她的身体,踱步朝那警察走去,沉重的一步一步仿佛踩在心底,警察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频频后退,不敢反抗。

这时候,紧闭的门砰的一声被推开。

“少爷,您没事吧?”穆寒紧张的冲进,快速打量这里一眼,最后将注意力放在穆单渊身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尾随其后进入的是一名中年男人,他穿着警服,眉目间颇为威严。

受伤的警察看见局长竟然来了,震惊了一下,立即告状。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局长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混账东西!连穆少爷都敢得罪!瞎了你的狗眼了,还不快给我滚!”

“我……”小警察委屈的捂着脸,明明是穆单渊的错,怎么全怪他,他不服气,不过,再不服气,也被局长强硬的叫人带走。

他一走,局长立即走到穆单渊跟前,低头哈腰,带满笑容:“穆少爷,局里有些个新人不懂事,还望穆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他打了那小警察一巴掌,就已经算是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如果穆单渊再想追究,那就是不给他面子了。

穆单渊淡淡的点点头,这件事就算这样过去了。

“穆少爷?哪个穆少爷?”严未浠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穆单渊眉头一挑,眼里滑过一抹惊讶,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他是谁,还天花乱坠的说着喜欢他崇拜他的话……

“严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局长这才注意到严未浠的存在,见穆单渊只手托着严未浠,两人离的狠很近,关系颇为暧昧,他眼神深了深,没有说什么。

第012 章

严未浠尴尬的笑了笑,平时陪父亲出席一些宴席,自然认识了不少的上层人士……不过,这不是重点,“你还没告诉我,他是哪个穆少爷呢?”

据她所知,H市是有一个穆家,只不过这个穆家只有一个少爷穆天。她见过穆天,没有面前这男人这么帅呀。

局长惊讶了一下,不知道穆单渊是谁,还和他那么亲密。他立即说道:“穆少爷就是……”

“你说的太多了。”穆寒冷冷截断了局长的话,局长心里一惊,涌出了一股害怕。

穆单渊已经牵着嗷嗷大叫反抗挣扎的严未浠走出审讯室,穆寒冷冷的瞪了局长一眼,算是警告,这才跟上穆单渊的步伐,离开。

局长见人一走,猛然松了一口气,跌坐在椅子上,他可得罪不起这位祖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拿出手机,思索了一下,又放了下去。

算了……

“喂,放开我!”

“放手!男女授受不亲!”

“啊啊啊!救命啊。杀人啦!”

一路从警察局出来,严未浠犹如惊弓之鸟,逃命天涯般惊恐的四处求救,警察局内投来不少惊讶疑惑的目光,然而局长有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严未浠被穆单渊强制性的牵了出去,更加强制性的塞进车里,碰的一声摔上车门,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车子扬长而去。

待在空间有限的车内,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建筑物,严未浠脑中想到的全是杀人灭尸的画面,吓得她拍的车门砰砰响。

“你想干嘛!放我出去!我告诉你,我可是市长千金,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严未浠瞪着身侧的男人恶狠狠的警告道。

穆单渊听此,眉头一挑,换做只手掌控方向盘,另一支手撑在车窗上,微微侧头看着严未浠,目光很淡,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无法言说的压迫性。

他若说些什么倒还好,可他什么都不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严未浠,那似打量货物般的眼神让她感到浑身不自在。却又不敢躲开。

严未浠心里七上八下的,这男人这样看她,该不会是想把她卖到哪里去吧!天啊!严未浠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如果被卖到偏僻贫穷的小山村,给傻子做媳妇,再给傻子生孩子……

穆单渊看着严未浠一张小脸,表情变化的丰富精彩。一个人短时间内竟然可以有这么多的表情变化。

“穆少爷……”严未浠突然小脸一跨,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委屈的咬着下唇,水汪汪的眼睛像乞怜的小狗,“穆少爷,我错了,我不该在警察局招惹你,更不该在前几天得罪你,是我大胆,是我不对,你能不能别和我计较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等她这次逃了出去,下次定要做好万全之策来好好收拾收拾这个男人!

严未浠瘪着一张小脸,睁大了水灵的眼眸看着他,却见他一脸好奇的看着她。也没有说什么……

卧槽!你要是再不说什么,她的眼睛就要瞪得抽筋了!

呜呜呜……眼睛瞪得太大,有些承受不住,竟然真的流出了眼泪。

严未浠满腔悲愤,正打算翻脸把这个没有同情心的男人给教训一顿的时候,脸颊突然一热。

“知错就好。”他大拇指指腹快速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只留下浅淡的温度,就像幻觉一般,他看着她,语气竟低柔了几分,“去医院。”

“啊?”他前后的态度转变的有些快,严未浠快跟不上他的节奏,却见他方向盘一打,来了个漂亮的漂移,车子完美的停入了两车之间的唯一一个空位。

下车,穆单渊将严未浠带了出来,便往市中心医院走去。

严未浠被动的跟在他的身后,一边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一边好奇的问道:“怎么去医院?为什么去医院?你受伤了吗?你的手臂还没好吗?”

突然,穆单渊驻足,侧头打量这身侧的女人。一垂眸,便能看见她干净的眼眸,仿若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纯净,那一抹璀璨,就像照射进他眼里的光芒,虽然微弱,却有温度。

“怎么不走了?”

想起她的耍宝,以及方才为他挡子弹,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有些暖意,他冷硬完美的弧度都似乎融化了几分。

第013章

未语,严未浠恍然大悟的瞪大了眼睛,一副了然的模样,“我知道了,像你这种黑道的人物,一定是不能出现在这种正规医院吧,这一暴露了,恐怕就会被警察抓走!”

“……”穆单渊面对她,竟然隐隐有几分心累的错觉,但却也喜欢和她待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刚才不是才从警察局里出来吗?”十分难得的,穆单渊竟然解释了。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愣住了几秒,作为一个强者,世界里不需要有解释这个词,他也从没有解释什么的习惯,可是他生平第一次,竟然对一个女人解释了。

“咦,也对……”严未浠嘀咕一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猛然想起,惊恐的瞪着穆单渊,“你究竟是哪个道上的,竟然连警察都不怕!”

想起在警察局时,局长对穆单渊都十分恭敬,严未浠不由得更加好奇他的身份。

穆单渊嘴角微勾,竟然有几分孩子气,想知道吗?想知道吗?那他偏不说。

“谁告诉你我是黑道的?”他淡淡的笑了一声,声音还是那么的清冷,仿佛他瞬间即逝的笑意就是幻觉。

“啊?不是?”严未浠这下更加惊讶。

如果不是黑道的人,那为什么会有枪支毒品,为什么会中枪伤,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属下,又为什么会有那么狠厉的性子!

“那你是谁,你是哪家的穆少爷,难不成是外地来的……哎,哪去?你还没告诉我呢?喂……”

话还没说完,严未浠便被穆单渊强势的拖进了医院。进了医院后,严未浠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有那么多伤口。也知道穆单渊是专程带她来医院的。

两个膝盖蹭破了皮,消毒之后,贴上了两个可爱的创口贴。手臂被子弹擦伤,并不是太严重,简单包扎了一下就好。

严未浠突然想起,自己替穆单渊挡子弹时,穆单渊对她说相信她是真的喜欢他的话,他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两人并肩走出医院,严未浠立即转身,往与穆单渊相反的方向走。

还未走出三步,后领便被一只大手揪住,她走了几步,还在原地。愤愤然的转身,便见男人一脸深沉,气势弱了几分,不悦的问道:“干嘛?”

竟然对他耍脾气,哪个人见了他不是低声下气,或者是恭迎奉承的?

穆单渊眉头一挑,十分淡然地说道:“你耽误了我的晚餐时间。”

“所以呢?”严未浠摊手。

“所以。你有必要陪我去吃晚餐。”穆单渊说罢,提着严未浠的后衣领,便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严未浠不满的挣扎,却挣不脱他的大手的掌控,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让她陪他吃饭,一定有阴谋!

“放开我,别像揪小狗一样揪着我!”严未浠用力的拍打着他的手。

揪小狗?穆单渊眼里滑过一抹璀璨的光亮,似乎对这个新鲜的词语感到有兴趣。

他放了手,严未浠抓住了这短暂的时间,准备发挥自己百里冲刺的特长,尽快逃脱这个男人的魔爪,却只觉得身体瞬间腾空,她竟然被他一只手拎了起来!

“这样呢?是不是拎小狗?”穆单渊轻松的就将她只手拎起,她的体重超乎了他的意料,还要轻,皱了皱眉,并未说什么。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

折腾了这么久,竟然都晚上八点了。城市进入了夜的黑暗与荼蘼,城市的夜,亮如白昼。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

严未浠看着车窗外的建筑物,尽量的贴近车窗,远离身侧的男人。车子在一家高档的餐厅停下,穆单渊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就要进入餐厅时。

“等等!”严未浠突然低喝了一声!

“怎么?”穆单渊回头,好奇她到底又想干什么。

严未浠甜甜的笑了笑,露出了标准的八颗小白牙,可眼里飞快的滑过了精明与算计,穆单渊捕捉到了,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更多的是期待。

“我一个人吃饭吃不香。”严未浠委屈的鼓着嘴巴。

穆单渊一顿,她的言外之意不就是在骂他不是人吗?他愣了愣,大笑出声,敢这样挑衅他的人,从来没有,也没人敢挑衅他。不过现在尝试到了这种感觉,似乎很不错。

第014章

严未浠突然走到旁边,在穆单渊不解的注视下,她走到餐厅外不远处的花园边,抱起了一只脏兮兮的狗。

小狗低低的呜咽了一声,抖了抖脏兮兮的身体,蹭进严未浠怀中。它很小,饿得骨瘦嶙峋,身上的毛发脏的看不出原来的色彩……

严未浠走了回去,甜甜的笑道:“你看这只流浪狗多可怜,都快要饿死了,就让它和我们一起吃吧。”

穆单渊紧紧的盯着严未浠那看不出丝毫破绽的笑意,却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

“先生,小姐,我们餐厅……是不可以带动物进入的……”侍者一脸为难的看着两人。

“我不管,我就要带。”严未浠嘟嘟小嘴,满目倔强,直直的看着穆单渊,那眼神好像就是在说,我就是不想和你去吃饭,你能拿我怎么样。

侍者一脸为难,他们餐厅是高级餐厅,带些乖巧的宠物狗是可以的,可是这是只脏兮兮的流浪狗,放进去的话,他的工作可能就会丢了。

穆单渊冷冷的看着严未浠,最终,似忍让一般的轻叹一口气,抬手,严未浠以为他要打她,吓得缩了缩脖子,连同那流浪狗也惊恐的呜咽一声。

穆单渊的手却落在她的头顶,轻轻的揉着她柔软的发丝,颇为享受,却是无奈的说道:“你身上还有伤口,就不要接触这些带有传染病的流浪狗,小心被传染。”

严未浠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在关心她?这也太奇怪了吧。

最终,这顿晚餐没有吃成,看着穆单渊无奈的模样,严未浠心满意足的抱着流浪狗回家。

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的手机,还没有拿回来!

严未浠回到家,父亲看见她受伤,关切的询问了两句,没有说起警察局的事。

严未浠惊讶的同时,抱着不小的侥幸心理,随意说自己摔了,无视了许叶两母女的冷嘲热讽,回到了房间。

将带回来的那只流浪狗洗了五遍,终于看到了它原本的模样。

是一只小巧可爱的泰迪犬,毛发雪白,却因为受伤与饿肚子,骨瘦嶙峋,毛发没有光泽,除去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全身上下还真没有让严未浠喜欢的地方。

不过,这只狗替她摆脱了穆单渊,说什么严未浠也要将这只狗好好地供着。

从厨房拿了两盘做好的里脊肉,泰迪狼吞虎咽的全部吃完。它似乎知道严未浠就是它的主人,吃饱了后,特别活泼的陪着严未浠玩耍,

小巧又笨拙的它手短较短的,爬不上床,还次次跌下去,又次次坚持不懈继续爬的样子惹得严未浠哈哈大笑。

终于,在尝试几十次还失败后的泰迪一脸哀怨的看着严未浠,那模样就像被虐待的怨妇一般。

严未浠被逗的心情大好,瞬间忘记了在穆单渊那里的不快。

她将泰迪抱上了床,忽然好奇这只萌萌哒的小生物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小手一翻,就将泰迪翻了个四脚朝天,泰迪惊恐的瞪着四条小短腿,严未浠的另一只魔爪缓缓伸了过去……

“扣扣!”

“小姐,有人打电话找你。”佣人走了进来,看见严未浠这个架势,有片刻的微愣。

严未浠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将座机拿了过来。泰迪顿时松了一口气,满怀感激的看着佣人,差一点就贞操不保了,它可是一只有操守的好狗。

“喂?”严未浠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将想开溜的泰迪抓了回来。

电话那头,有片刻的沉默。

“喂?”严未浠不解的又喂了一声,电话那头还是没有声音。

看着手机,穆单渊抿紧了薄唇,眼里有几分懊恼与不敢置信,他只不过是想听听严未浠的声音,便打了电话过去。可是接通后,他又不知道说什么。

这样的自己真的很奇怪,他以前从不会这么反常,这种感觉,好像就是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一般。

“谁啊,打电话来又不说话,神经病吗?”严未浠不满的哼哼道,看了一眼座机,是个陌生的号码,这个号码……严未浠眼睛睁了睁,瞬间明白。

将手机放在耳边,严未浠语气已经有些不善:“喂,穆少爷,大晚上的你找我有何贵干?”

总裁宠养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宠养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爱如山崩地裂12章

    原标题:爱如山崩地裂12章小说书名:爱如山崩地裂第12章苏桐站在门口,捂着嘴,无法接受这一幕。周围有路人经过。她抓着路人问个究竟,路人立刻有些恼怒地说:“你是说住在这里的苏家人啊?那种无良奸商贿赂长官被揭发抓进去了,公司好像是破产了吧,总之已经不是以前的苏家了,对了,你是谁啊?问这种人做什么?小姑娘,我看你怀孕了,劝你还是走远点吧,免得染了晦气!”“……”苏桐心口哽咽得难受,想吐:“这是我家,我也姓苏。”路人的表情一下子尴尬了。她无心再去看路人其余的脸色,默默地站在大门口许久,然后转身离开,天大

  • 你要的海誓山盟12章

    原标题:你要的海誓山盟12章小说:你要的海誓山盟第12章我有罪,我认罪内心的愧疚在日日夜夜的折磨她,像是要她吞噬殆尽一般,如果不是还有孩子,她恨不得以死谢罪。她恨傅斯年,可更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就愚蠢成那样。泪水在眼眶打转,“傅斯年,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再也不爱你了。真的。”“死心吧,我不会放过你。”傅斯年断然拒绝。什么时候她有资格决定爱或不爱了,她又有什么资格求他放过她?不可能!他死都不会放过她!愤怒在傅斯年心中累积,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心中冲出来一样。傅斯年猛地将将她拽起来,甩到冰凉的墙

  • 你是我的在劫难逃12章

    原标题:你是我的在劫难逃12章小说:你是我的在劫难逃第12章孩子呢?所有人的人都被集中在医院的大厅里,正在进行的手术也被强行停止,整个医院只许进,不许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惶恐难安,就连空气里都充着躁动的气息。忽然,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传来。为首的那个男人在众星拱月之下极快的迈动着步伐,他的颀长强大,英挺的眉宇间充斥着如同利刃一般的寒气。医院的院长看到他立即迎上去,战战兢兢的说道,“慕总,人都在这里了。”慕麟轩的视线从大厅里的人一一扫过,最后停在缩在角落的女孩身上,一字一顿的唤道,“沈晴空。”

  • 我和漂亮女上司12章

    原标题:我和漂亮女上司12章小说书名:我和漂亮女上司第12章母性柔情这时,屋里的谈话又传进我的耳朵。云朵说:“我没什么想法,一来没那水平,二来,公司这么多能人,轮不到我……”云朵这话其实是在谦虚,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感觉她具有比较强的创新和运作能力,如果给她适当的启发和点拨,相信云朵应该适合这个位置。“不必这么说,云朵,你的能力我是了解的,我说你行你就行,只要你愿意,到时候在公司经理办公会上,我会提名你,我看谁敢反对,秋桐再怎么着,也不敢真拿我的话不当回事。再说了,你就是真的开始适应不了,不是

  • 极品小郎中12章

    原标题:极品小郎中12章小说书名:极品小郎中第12章沐浴等到张忠义走了,站在巨型玻璃窗户前,看着外面渺如蚂蚁般繁华都市的秦霸天暗叹一口气,眉目之间有一缕愁容,似乎有什么心事。叶浩去超市逛了一圈,买足了生活用品之后提着大包小包就回了海滨花园,扫描完指纹进了别墅,将东西提到自己的房间中。“呼……”叶浩松了口气,环顾房间中的装扮再看看买回来的用品,发出一声感叹,“终于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哗啦!”叶浩躺在舒适的床上伸了个懒腰,灵敏的耳朵忽然动了动,他听见了水声,“咦,有人在洗澡?”嘴角抿起一丝狡黠笑意

  • 阴阳异瞳12章

    原标题:阴阳异瞳12章小说名:阴阳异瞳第12章孔亮在听完胡晓丽的爹,我只觉得有些耸人听闻。胡晓丽并不是殉情而死的,而是被人害死的,害死她的人,我认识,他曾经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孔亮。孔亮是胡晓丽的男朋友,他们已经交往了数年,可是胡晓丽的爹却嫌贫爱富,看不上他。为此,胡晓丽的爹就想方设法的给她介绍了富贵人家的孩子,并安排她去相亲,可能是胡晓丽与孔亮闹了别扭,一直不同意相亲的胡晓丽,这次却答应的十分爽快。可当胡晓丽去相亲的时候,胡晓丽的爹立刻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孔亮,本意是想让孔亮死心

  • 1003512章

    原标题:1003512章小说书名:10035第12章很主动方鹤翩对杜秀青这样的安排,比起杜秀青在杜家庄小学那时的工作是轻松多了,没有考试压力,没有课业压力,每天和这么多可爱的孩子们在一起,都是在游戏中学习,杜秀青觉得很愉快,渐渐地她就胖了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润。丁志华每天下班了就会到幼儿园来,和杜秀青一起回家。自从怀孕以后,杜秀青对那方面的需求也变淡了,晚上也不再那么难熬,和丁志华的关系倒是变得亲密起来,至少在杜秀青看来,现在他们俩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因为他们之间有个即将出世的孩子。杜秀青也曾多次

  • 极品高手12章

    原标题:极品高手12章小说名:极品高手第12章防狼绝招丰田车后门,迅速下来两名魁梧的男子,径直走进了超市。这意味着,这辆丰田车上,至少有三四个人。他们分成了两拨,一拨继续跟踪赵传奇,一拨则直接进超市盯梢官欣。妈的,真他妈狡猾!赵传奇打开右侧车窗玻璃,中指轻轻一弹,烟头精确地飞进了三四米远外的垃圾筒里。事不宜迟,官欣的安全事关重大。她是官副局长的千金女儿,倘若在自已手上被人绑架劫持甚至是生命受到威胁,莫说逃脱不了直接责任和干系,就连自已也会觉得良心不安。再者说,自已现在已经是一名在训的国家特卫了,

  • 情陷美女总裁12章

    原标题:情陷美女总裁12章书名:情陷美女总裁第12章靶场上的女兵(一)真不知道领导是怎么想的,上午就要进行步枪实弹射击了,早操的课目竟然是以班为单位的长跑比赛,一声哨响,各班都不不想落在后面,四班也不例外。“排长注意压好步子,一开始不要太快,不然呆会儿冲刺就没劲儿了!”班长带着四班的十几个人,一边为新兵们加油,一边传授跑步要领。“尽量不要用嘴呼吸,把呼吸调均匀,跟着节奏跑,不会累!”在班长的正常领导下,四班已经超过了几个一直领先的班级,前面还有两个班遥遥领先。“妈的,豁出去了,王天来,加点儿速!

  • 王牌特卫12章

    原标题:王牌特卫12章小说名字:王牌特卫第12章真正的特卫这个专家,不能看!一看就露馅儿!我现在还没考虑好要将自己恢复生理功能的消息告诉杨丽娜,若是告诉了她,那将意味着鸡飞蛋打,万事成空。我还指望着用这个莫须有的病症,纠缠杨丽娜一辈子呢!我要让她,永远觉得欠我的!就像那个河北籍战友一样,将那冲动的军医,收入囊中,占为已有,从此一世风流!心里正在美美地幻想着,杨丽娜突然开口说话:“不过呢,本医生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为了我一生的幸福,我就是倾家当产,也要把你的病治好!”我抱起胳膊耍赖:“哼,我要是不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