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穿越,第九个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7 22:17:05 来源:网络 []

小说:穿越,第九个王妃

第5章 他不是王爷?

第二天一大早,叶无心还沉浸在香甜的梦中,在梦里肆意的享用自家老爸亲手做的红烧鱼。网站huijindi.com

可是,夹了一块鱼还没有送进口中,突然有人摇她。

“小姐,小姐,醒一醒!”

谁是小姐?她才不是小姐!她的鱼肉快掉了,别摇她了,让她吃鱼。

“小姐,您再不起来的话,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再急的事情,也等她吃完一块红烧鱼再说。

“小姐,小姐,快别睡了,得去皇宫向皇上和皇后娘娘叩头谢恩了!”

皇宫?皇上?皇后娘娘?叩头谢恩?

眼前的红烧鱼瞬间消失,叶无心的意识也回归到现实。

可怜的她,又没吃成红烧鱼。

桑枝和桂香两人为叶无心穿衣服的当儿,叶无心忍不住问了句:“去宫里的话,萧王是不是要一起去?”

“当然了!”桑枝顺口回答:“据说,五更时分王爷就从兵部回来了,就是等着和您一起去宫里谢恩!”

原来如此,怪不得昨天一晚没见人影,不过,新婚夜就将她一个人丢在新房,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会儿,她一定要好好的看看她的那位王爷老公,到底丑成什么样。穿越,第九个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走在王府的长廊,欣赏着王府中的美景,五月正是百花盛放的时候,王府里种植着各种花草,一片花团锦簇的景象,令人目不暇接。

王府中比丞相府更加美仑美奂的建筑,不禁令叶无心赞叹古人手中的精妙,不仅是房梁屋顶,就连长廊边上的扶手也是经过精心雕琢。

夜晚的时候因为天太黑,她不甚注意,白天欣赏这王府的美景,却是别样的美丽。

一路欣赏着百花争艳的美景,当叶无心和桑枝、桂香三人到达前厅时,叶无心仍然意犹未尽。

前厅内,叶无心在四周看了一圈,只发现了一名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直直伫立着。

中年男子身形高大,面目威严,长相普通,眼角明显的皱纹,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如同一根柱子。

虽然那名中年男子的头顶戴着一顶灰色的帽子,却仍不难发现他脑后发量的稀疏。说明huijindi.com

其貌不扬、看起来年老、发量稀疏。

这三点同昨天晚上她所预料中的三点非常吻合,莫非眼前的人就是萧王?

这明明就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嘛,可是这前厅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

在叶无心打量中年男子的同时,中年男子也同样打量着她。

被对方的目光打量着,虽然不带有任何意思,却也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虽然有什么年龄不是问题这种话,可是,这看起来也比她大太多了吧?

“王爷,这桩婚事我觉得……”叶无心心里气不过,打算与这王爷说清楚,该怎么退婚就怎么退婚,反正堂也没拜。

中年男子的表情看着她时略微诧异。

叶无心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平稳的脚步声。原文huijindi.com

与那阵脚步声一同传来的,还有两道灼人的视线盯在她的脊背,强烈的存在感令人无法忽视。

正当叶无心诧异时,却见她眼前的那名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恭敬的表情,然后冲着叶无心身后弯腰行礼:“王爷!”

王爷?难道他不是王爷?

叶无心下意识的转身,目光在接触到身后人的脸后,嘴巴一点点的张大。

第6章 二少爷

那张脸……

丑陋、年老、秃顶三个词在叶无心的脑中飞过,却被她狠狠的全部打散。

眼前的男子,二十多岁的模样,乌黑的发均匀的盘在头顶,用金冠束住,有着雕塑般的脸型,斜飞入鬓的眉,高挺的鼻梁,轻抿微扬的薄唇,特别是那双碧色的眼睛,如两池碧潭,深不见底,初见其便被之所吸引。

这容貌即使是再世潘安也比之不上。

黑底金线绣纹的长袍下,是硕长的身形。

单凭表面看起来,那衣服下的身材也是极好的。阅读huijindi.com

他目光温柔,嘴角微微含笑,行走时身侧微微带风,站立时,周身散发出无形的压力。

现在她明白一点,传闻都是假的,太坑人了,这端木孤辰根本就是**男人。

端木孤辰刚走到门外,便听到叶无心在那里说着什么,进门来却见她花痴般的盯着自己,不禁眉头微皱。

她转过身的那一瞬间,端木孤辰的碧眸微动。

这叶大小姐果然美丽,瓜子脸,皮肤洁白如瓷般细嫩,一双柳眉弯眉,黑曜石般的乌亮眼珠闪动着灵动的光芒,樱桃小嘴张大,似可塞只鸡蛋进去,足见她的惊讶。

好一会儿,叶无心才从惊讶中缓缓清醒过来,小嘴慢慢阖上。

整个前厅内一片寂静,所有人均用奇怪的目光盯着叶无心,一道道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令她双颊微微泛红。穿越,第九个王妃全文在线阅读

叶无心尴尬的收回视线,干笑了两声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你……就是萧王?”她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已经认错了一次,不能再认错第二次。

“正是!”端木孤辰淡淡的回答。

低沉好听的男Xing嗓音,带着特有的磁Xing,叶无心刚刚回过的神,差点又被他磁Xing的嗓音给震飞了。

稳了稳心绪,叶无心努力保持心情的平和。

“刚刚王妃你说到这桩婚事?不知王妃你想说什么?”

这么俊美的脸,这么好听的声音,叶无心的心有些飘飘然了。

“没有没有!”她清澈的眸毫不避讳的直勾勾盯着他,丝毫不掩饰她喜悦的心情:“我想说,很高兴跟你成亲。”

高兴?

她眼中跃雀的神色,在他的眼中看来,是猎人看到猎物时才会有的神彩,心里怕是计划着如何杀他的吧。

端木孤辰的眼睫轻垂,眼角闪过不易察觉的冷意。

“王妃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可以可以!”叶无心连忙点头。

“管家,马车准备好了吗?”端木孤辰的视线转向不苟言笑的管家。

“回王爷,早就已经备好,随时可以出发!”管家恭敬的低首回答。

“嗯,走吧!”

端木孤辰在前面走着,叶无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身后的桑枝突然推了她一下,小声的提醒她:“小姐,您在发什么愣。”

叶无心反应过来,连忙抬脚跟在了端木孤辰身后。

一辆朴素的马车在门前停住,马车四周已有十名侍从,另外还有一名车夫站在马车旁边等待。

叶无心跟在端木孤辰的身后,心里纳闷端木孤辰的态度,刚靠近马车的时候,侍卫中的其中一人突然冲了出来,将猝不及防的叶无心抱了个满怀。

“太好了,无心,我总算见到你了,有我在,我绝对不会那你嫁给萧王,我现在就带你走!”

男子激动的说着,双臂将叶无心箍的很紧,那力道令叶无心吃痛。

“放开我!”叶无心吃痛的挣扎着,却不小心崴到了脚,身体更加倚近了男子。

男子趁势将她拖到了一旁。

桂香和桑枝二人看到那名男子的出现,不禁大惊失色的同时惊呼出声:“二少爷!”

端木孤辰脸上的温柔之色退去三分,爬上了三分阴厉,目光向旁边扫了一眼示意,其他的九名侍卫下一秒便训练有素的齐刷刷抽出剑,将叶无心和男子围在了中央。

男子抱着叶无心无路可退,慌张的四处看着。

端木孤辰微笑的看着被男子抱在怀中的叶无心,笑容温柔。

“我的王妃,你是不是该为本王好好的介绍你的情郎?”温柔的话语,危险中带着丝玩味。

第7章 心虚

情郎?

叶无心生气的想推开男子,可惜自己的脚被崴到,神经疼的她无法使上力气。

可恶,她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四周一把把雪亮的冷剑,笔直的指着她与她身后的男子,局势突然变成这样,叶无心感觉很诡异。

“这位大哥,我们两个好像不认识吧?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叶无心试图平静的劝说着身后的那名男子:“只要你放了我,认个错,我保证你会没事的!”

腰间的力道更箍紧了几分,挤压着她的腹部,她感觉自己快经无法呼吸了。

“无心,是不是萧王逼你这么说的?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男人激动的说着,话中浓浓的怒意。

叶无心无耐的翻着白眼。

这位大哥,你才不是好人吧?

“没有任何人逼我,我确实不认识你。”叶无心恼了。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叶无心满心以为这疯狂的男人该放开她了,结果,男子突然低头在她的颊边亲了一下。

“无心,你受累了,爹和娘把我和大哥都遣去了边关,我就知事情有变,所以提前赶了回来,无心,不要生我的气了,好吗?我现在已经回来了,不会让你嫁给那个萧王的。”

叶无心嫌恶的擦掉颊边男子留下的口水。

“叶副将,你是不是该放开本王的王妃了?”叶无心还未开口,那边端木孤辰温柔的嗓音突然传来。

叶一阳突然松开了叶无心,然后把她推到身后,脚被崴的叶无心,被叶一阳这么一推,在他的身后狼狈的踉跄了两下方才站稳。

“你的王妃?她是不是你的王妃,可不是由你说的算!”叶一阳挡在叶无心与端木孤辰的中间,猖狂的嘲讽喊道。

“那要由谁说的算?由一个有恋妹情结的叶副将你说的算吗?”端木孤辰的指轻抚另一只手的手指,微笑的继续又道:“不知你今天到这里来,丞相大人和夫人是否知晓?”

“他们知不知道,不关你的事,我今天就要带无心离开这里!”叶一阳气急败坏的吼道。

叶无心恍然大悟,知道了对方是谁,原来是养母丞相夫人的小儿子,Xing格较暴躁,出嫁之前这两个儿子被派驻了边关,没想到这小儿子与生前的叶无心居然还有一腿。

不过,这人实在不是她的菜,况且,她现在已经嫁人了。

她没想过出轨,只能对不起这位大哥了。

趁着叶一阳与端木孤辰对峙的时候,叶无心拖着疼痛的脚踝,逃出了他的禁锢范围,当叶一阳发现的时候,叶无心已经逃到了侍卫的身后。

叶一阳欲上前去捉住叶无心,九名侍卫的剑已逼近他的颈项,叶一阳被迫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看到此情景的端木孤辰,眸底闪过一丝嘲讽。

“来人哪,把叶副将送回丞相府,让丞相大人和夫人好好的管教。”

“是,王爷!”

两名侍卫上前,押住了叶一阳的两条手臂。

因为颈间还抵着一把剑,叶一阳不敢反抗,临走之前,嘴里仍怒骂不已:“萧王,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跟你誓不两立。”

随着叶一阳的身影渐渐消失,这一场闹剧结束,旁边的围观之众也散去,端木孤辰的目光幽幽的投射在叶无心脸上。

后者心虚的拖着酸疼的脚走向马车。

在经过端木孤辰旁边时,她的身体突然悬空,吓的她双臂赶紧往旁边探去,却搂住了人的脖子,抬头间对上了一双温柔的碧眸,那双眸中的颜色深不见底,她的心跳骤然露跳了一拍。

端木孤辰轻松的抱着她上了马车,将她轻轻的放在座位上。

从头到尾,他的眸中不带有任何感情,甚至是冷漠。

第8章 无知

前世的叶无心,是叶氏武馆馆主的女儿,青出于蓝的她,是武馆中功夫的佼佼者,却二十二岁还没有男朋友。

馆主老爸拿鞋追她去参加相亲。

第一次相亲,她见义勇为,打跑了匪徒也打跑了相亲男。

第二次相亲,她一掌劈碎了桌子,抬头间已不见相亲男。

第三次相亲……

……

第一百次相亲,她警告自己要控制身手,但是,当相亲男得寸进尺抱她入怀打算上下其手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她,一脚踢中了对方的身下,对方被她一脚踢了三米远,撞到了墙壁,医院鉴定结果:一级残废。

生气的她回到家,刚吃下东西便噎住……一命呜呼了。

老天爷要不要这么缺德?

但是,她才刚刚醒来,发现穿越到了丞相府十九岁大小姐的身上,还被告知即将嫁给东方大陆最有名的王爷,听到消息后,她笑的合不拢嘴。

人生真是太完美了,当下她高兴的披上嫁衣,上了花轿。

当时,她一直以为这个端木孤辰丑陋、显老还秃顶,可是,现在才发现,这端木孤辰居然是这样优秀的男人。

她忍不住想朝天大笑,老天爷对她实在是太好了。

可惜,刚刚又出了叶一阳的事。

叶一阳制住她的时候,她完全有办法将他制服,可是,有了那一百次相亲经验的叶无心,怕把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也吓跑,所以才没有出手。

自从上了马车之后,叶无心和端木孤辰两个人还没有说过话,整个马车内死一般的沉寂,向来安静不了十分钟的叶无心,坐在这样的马车内,闷的她快要疯了,坐在座椅上她如坐针毡。

而端木孤辰比她有气质多了,就端坐在她的旁边,双目阖上似在闭目养神。

掀开车帘,看了看车帘外那些侍卫们个个骑着匹马,她的双眼便生出向往。

她也好想自由自在的骑着马儿在外面呼吸着新鲜空气,就不用自责内疚的跟端木孤辰待在同一个马车里。

有句话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收回视线,叶无心将目光投注在端木孤辰的身上,开始打量起他来。

不得不说,他长的真的很好看,就只是这样坐在他旁边观赏着,也是一种享受。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骤然停了下来,原本阖眼养神的端木孤辰突然睁眼。

“王爷,到了!”车夫恭敬的冲马车内喊了一声。

太好了,终于到了!

叶无心高兴的想大声喊“万岁”,喜滋滋的她站起来就想往马车外走。

谁知,她才刚刚站了起来,脚踝处的疼痛传来,疼的她没有重心的往前跌去。

她准备以指尖点地弹起,手指还没有接触到地板,突然一条手臂横来,将她稳稳的抱进了一具宽阔的怀抱中。

好闻的味道熟悉又陌生的传来,叶无心慧黠的黑眸骨碌转动一下,顺势倚在他的怀里。

端木孤辰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直接将叶无心抱下了马车。

皇宫门前,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德公公站在那里迎接二人,看到端木孤辰宠溺叶无心的模样,不禁低头讥笑端木孤辰的肤浅、无知。

他在心里暗忖着:美人果然是祸水,这端木孤辰的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

第9章 游戏开始

“萧王殿下,王后娘娘!”德公公恭敬的冲端木孤辰和叶无心二人行了一礼。

端木孤辰淡淡的扫他一眼,手虚抬了一下,温和的道:“德公公请起。”

“皇上和皇后娘娘已经在朝华殿等候二位多时了!”

“还请德公公带路!”

“遵命!”

德公公尖锐着声音答,然后便走在前头,端木孤辰示意众人在原地等候,然后又看了一眼身侧的叶无心,后者苦恼的盯着自己的脚。

她的脚崴的可真不是时候,她心里这样想着。

端木孤辰突然伸出一只手来,递到了她的面前。

“本王扶着你。”

叶无心眼中一亮,想也不想的就把自己的白玉小手递了出去,爽快的道谢:“谢谢!”

柔弱无骨的小手,握在掌心中,端木孤辰的眼神微动,脸上并没有露出一丝表情变化,轻轻的握住,让她撑着他的手往前走。

叶无心一边走着,一边走神观察皇宫内的建筑。

只单单那数十人高的城墙就已经令她叹为观止,穿过层层皇宫的大门,才来到了真正的宫殿群中央。

现代的紫禁城因为长年累月的风雨冲刷和人工修饰,早已失了原来的风姿,现在看到这原汁原味金碧辉煌的宫殿,不得不令她叹为观止。

在这皇宫内,几乎隔几步就有一名兵卫把守,个个面无表情,给这个宫殿又增添了几分威严。

到了宫殿附近,这才可看到宫女和太监们的行踪,那些宫女和太监们看到端木孤辰和叶无心经过,个个恭敬的冲他们二人弯腰行礼。

拐了好几道弯,他们来到了一座大殿前。

叶无心抬头,在大殿上方的牌匾上写着“朝华殿”三个字。

“一会儿进去之后,跟着本王行礼,最好不要出什么出岔子!”身侧的端木孤辰提醒的声音从头飘飘来。

叶无心微挑眉,自信的道:“你放心,出了什么岔子不仅丢你的人,丢的也是我自己的人,我会注意。”

踏进朝华殿门槛的那一瞬间,端木孤辰的声音再一次飘来:“笑!”

叶无心马上扯开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与端木孤辰两人一同进了朝华殿内。

刚进了朝华殿,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龙涎香气迎面扑来。

华丽的宫殿内,三阶台阶之上,当今皇上端木礼和皇后秦佩兰端坐在金椅上。

端木孤辰和叶无心一个鞠躬一个侧身。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二人异口同声的道。

端木礼扬手:“平身,赐座!”

“谢皇上!皇后娘娘。”

端木孤辰体贴的扶着叶无心坐下,然后自己才坐下。

皇后冷笑地看着二人亲密的动作。

“看到你们两个相敬如宾,本宫由衷的感到欣慰!”皇后虚笑的道。

“臣和无心都非常感激皇上和皇后娘娘,今天特来拜谢皇上和皇后娘娘!”

“好了,你们两个新婚燕尔的,本宫和皇上也不留你们,孤辰,本宫与无心有几句体几话要说。”

“臣先告退!”端木孤辰微笑的起身,轻握住叶无心的手,一脸温柔的冲她叮嘱:“我在宫外等你。”

“好!”叶无心点点头。

转身的瞬间,端木孤辰的嘴角讥诮的勾起。

皇帝这么快就按捺不住。

游戏……似乎开始了!

第10章 蛇胆

回程的途中,叶无心同端木孤辰同坐一辆马车,马车内同刚来时一样的寂静,她的右手一直紧紧的舒在衣袖中,五指握紧,表情带着一丝异样。

她脑中想的一直是在偏殿中的事情。

皇后把一个金色的金属小圆盒交给了叶无心,笑着嘱咐:“王爷一直有头疼的毛病,这里是掺了治头疼药的唇脂,每次你跟王爷同房之前,都在唇上抹一些,可以治疗王爷的头疼。”

她不是笨蛋,皇后给她的这个唇脂,里面掺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头疼药。

手里握着金色的小圆盒,那个小圆盒令感觉十分棘手,她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端木孤辰呢?

如果她把这个东西交给端木孤辰,端木孤辰也不可能会信她吧?有可能还会以为她故意挑拨他与皇后的关系。

她在说与不说之间纠结着。

当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后,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桑枝掀开了车帘。

“小姐,您还不下来吗?王爷都已经进府了!”桑枝疑惑的看着叶无心。

叶无心皱眉,这个端木孤辰,下了车居然也不叫她。

她愤愤的下了马车。

端木孤辰对她不冷不热,时而温柔又时而冷漠,让她捉摸不透这个人,可是,刚刚他没礼貌的把她丢在马车里,让她生气了。

捏紧了手里的小圆盒,皇后嘱咐她的事情,她不打算告诉他了。

说到端木孤辰的身体不是很好。

乌亮的眼珠骨碌转动了两下,眼角一亮。

昨晚她才新得了蛇胆,这下有用处了。

午膳过后,端木孤辰在偏厅刚刚用过午膳,便有厨房的丫鬟端了一盅汤过来,汤上飘着一丝苦涩和腥味。

汤盅落在桌子上,端木孤辰皱眉看着那汤。

“这是什么?”

丫鬟用大汤勺舀了蛇胆和一些汤汁放在端木孤辰面前。

“王妃娘娘说王爷您身体欠妥,亲自吩咐我们做了蛇胆川贝汤,让奴婢送来给您的,让您趁热喝。”

蛇胆川贝汤?

端木孤辰看了看那汤,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恰好一道白影摇着玉扇从偏厅外踏了进来。

“我刚刚听到你家厨房似乎给你熬了什么好东西?”

丫鬟一见白影,心下一惊,忙退后了两步:“长孙公子好,奴婢告退!”丫鬟见鬼了般的赶紧逃开。

“四郎,你家的丫鬟也太坏了,我长的这么俊,你家的丫鬟每次见了我,都跑的比兔子还快。”长孙千里抱怨的说着,收起玉扇,坐在了端木孤辰身侧。

端木孤辰看也懒的看他一眼,任谁看到了他肩上的那条白蛇会不跑的?

这长孙千里正是如今赫赫有名天下山庄的少庄主长孙千里,没啥爱好又无能纨绔,唯爱养蛇,随身亦有蛇陪伴。

可,只有端木孤辰才明白长孙千里的真正身份。

“你昨天不是说嗓子不舒服?这蛇胆川贝汤你喝了正好!”

端木孤辰把汤碗推到了长孙千里面前。

“这蛇胆长的真好!”长孙千里贪婪的看着汤碗,不客气的抬头一仰而尽,末了咂咂嘴回味:“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好的蛇胆?真是**。”

端木孤辰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那是小青的胆!”

“……”

穿越,第九个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穿越 或 第九个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olabuy: 不负春光, 读书正好

    刚过去的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微博、朋友圈不乏看到这样的一些话题: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一本书了?我们身处阅读条件最好的时代,互联网时代让知识变得唾手可得,却又是离书最远的时代。如果说你有多久没有玩手机了,多久没看电视了,多久没打游戏了,你可能很快会否定,用不了“多久”这个词,我现在就在玩手机啊,几小时前还在看电视打游戏中。以前古人会手不释卷,但现代人生活速度加快,人们可能需要在特定的环境、心境才可以去好好阅读一本书籍。你的心中有没有一本想看的却一直没有看的书呢?可以到olabuy商城上看看。也许

  • 传统阅读火热升温,全民“悦”读风潮正劲 ——聚焦“书香龙岩”建设

    家长与孩子一起阅读成为一道常见风景。阙小琴摄不少读者在趣读吧留下自己的阅读体验。阙小琴摄温馨舒适的趣读吧阙小琴摄台海网4月25日讯据福建日报报道,随着科技手段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普及,龙岩人的阅读现状如何?传统阅读在龙岩是否式微?如今龙岩人喜欢何种阅读方式?……4月19日以来,记者深入龙岩中心城区探寻如今龙岩人的阅读“路径”。出门可“读”,趣读吧开放受热捧“龙岩的公益书屋,现在已经从1个发展到了12个,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不愧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地方,我想这阅读之‘火’也会持

  • 咖啡豆系列之:你对豆子的用心,它会在变成咖啡时再回馈给你

    温馨提示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我。新入咖啡坑的你一定会苦于怎么找到合适自己的咖啡豆,多喝多品鉴是必须的,但是在挑咖啡豆之前先注意这些问题,也可以避免少走弯路喔~打破价格的困扰虽然精品咖啡相较于一般商业咖啡,价格普遍较高、品质较好,但要记住,精品咖啡的世界里,“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未必永远成立。比方来自牙买加(蓝山)或夏威夷(科纳)的海岛型咖啡一般来说都比较贵,不是因为风味特别出众,而是生产成本较高、产量较少所致。请教本地咖啡师或烘豆人员,他们对于咖啡豆了若指掌,

  • 公司不及时注销有什么后果

    在创业热潮的影响下,不少人在未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去注册了公司。想着开公司是很简单的事情,殊不知入行以后才发现离“海”差得远,觉得里面“水”太深不想继续了。但是办公司不是过家家,办事情得有始有终。若是你放弃了公司,却还没去注销,那你可能要看看下面信息了。国家对于国家对于不注销、不报税的公司早就有明文规定的处罚:一、行政处罚1、《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司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六个月未开业的,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六个月以上的,可以由公司登记机关吊销营业执照。”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

  • 卫生间装修真心不能将就,这3点一个都不能装错!

    作为家居重要的空间之一,卫生间的装修问题常常令人头痛:漏水、反味、湿滑、使用不方便,好好的卫生间一不小心就成了翻车现场。如何才能拥有一个安全又美貌的卫生间呢?卫生间装修注意事项:电路安全最重要,所以这点放在第一。卫生间需要用到的电器包括照明、电热水器、抽风机、电风筒、智能马桶等,因此装修时必须事先做好电路铺设。铺设时除了考虑电器的配置,还要注重安全问题:电线接头处必须挂锡,并要先后缠上防水胶布和绝缘胶布,电线体必须套上阻燃管,开关及插座要有防潮盒。此外,预留插座不能省。很多家庭装了智能坐便、整体

  • 揭秘故宫里的十大玄机,绝对让你涨姿势

    一、段虹桥上的捂裆狮这个狮子实在比较出名!因为它造型奇特,竟然抓着头挠着腮,呲牙咧嘴显得表情痛苦,而最突出的是它有一只手还抓着自己的裆部。是不是感到很怪异呢?这完全和故宫的整体风格不搭,“嘻哈”的作风还有点不合礼法。这只小狮子站立在一座名为“段虹桥”的石桥上,桥位置处于故宫太和门外、武英殿东,单卷石桥,桥身横跨于内金水河之上。关于这座桥的来历,据推测基本是建于明之前,为元代皇宫正前门的一座石桥。“段虹”二字与这座桥十分般配,这座桥就像断掉的彩虹一般。传说,当年道光帝想培养长子奕纬为接班人,但奕纬

  • 外国戏剧的舞美是这么做的

    你知道外国的舞美和中国差在哪里吗?《AMaskedBall》舞美设计:AlfonsFlores《AlltheWay》出品:AlleyTheatre,DallasTheaterCenter舞美设计:BeowulfBoritt导演:BeowulfBorittandCaiteHevner《AnIliad》出品:MilwaukeeRepertoryTheater舞美设计:AndrewBoyce《DieDreigroschenoper》导演:JargPataki《Elektra》出品:OperadeMar

  • 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盗版案:8人团伙盗版328万册童书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该案呈现家族联手,分工严密;窝点隐蔽,手段多样;线上线下衔接,产销一条龙特点。而这些盗版书印刷粗糙、油墨有害、文字错误百出,一旦流入市场,不仅危害儿童身体健康,还影响儿童认知。全文约2845字,阅读约需6分钟昨日上午,涉案328万余册、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破获盗版图书册数最多的案件在北京市三中院终审宣判。团伙8人中,主犯赵春广以犯侵犯著作权罪获刑6年半,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缓刑到4年有期徒刑不等。▲昨日,北京市三中院,盗版328万册儿童读物的8人获刑。摄影/新京报实习生陈婉婷新京

  • 张玉太:九子岩诗歌大赛颁奖大会很成功,留下不少收获不少思索

    作者原标题:佛教文化与中国诗歌研讨九子岩诗歌大赛颁奖大会结束了,会议很成功,留下了不少收获,留下了不少思索:会上有理论讨索,有诗词朗诵和诗词演唱。吉狄马加的一首《母亲》得到大家的好评,认为写的美,写的空灵。北大教授谢冕像是总结性的发言,他说诗人的心应有的三大情怀:大欢喜,大悲悯,大关怀。爱情诗人董培伦说:100多年前的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的《乞丐》一诗,就很有这三大情怀。我感到言之有理,我从小喜欢写诗,也是从看了《乞丐》开始写诗的。现抄录如下,供诗友们分享:《乞丐》——莱蒙托夫在那圣洁的修道院门前

  • 滇台艺术家昆明联展 共叙中华情

    中新网昆明4月24日电(胡远航杨碧悠)24日,“中华情·画影辉”书画摄影联展在昆明朱德旧居开展。展览特邀台湾画家、海峡两岸应急管理学会理事长蔡俊章,及云南老照片收藏者、摄影师殷晓俊进行联展。蔡俊章又被称为台湾“画虾大师”,代表作有《虾戏图》《梅花水仙》《深秋枫红》等。作品曾在台南县文化中心、中山大学西湾艺廊、世界警察博物馆等地展出,多次参加国际联展。殷晓俊,是昆明老照片收藏者,收藏有中国西南地区老照片1200余幅,曾在国家博物馆及昆明、成都、重庆、西安等地举办大型展览。图为蔡俊章介绍展出作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