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仙娘婆8章

2017/11/18 2:24: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仙娘婆

第一卷 第八章 狐鬼

凌锋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她的父亲和母亲。汇金地那是一片开满油菜花的田地里,阳光美好,微风徐徐,梦里的母亲和父亲身上都散发着微光,没有说话,都只是笑着望着他。一切都那么安详静谧,温柔美好。梦幻而又清晰,就连油菜花上振翅飞舞的蜜蜂他都能看清楚。

远处便是连绵的山脉,在蓝天下蜿蜒起伏。山脚下便是他们的果山村,村落的上方有着缕缕炊烟,偶尔几声鸡鸣和犬吠,加上孩童时远时近的欢声笑语。就像一幅悠远的乡村水墨画,与天地共存,自然而和谐。

这一切都那么美好,凌锋虽然看得清晰但总感觉有那么一点不真实,于是凌锋想伸出手去,抓住父母,给他们一个拥抱。说明huijindi.com但是他发现,他走着,他父母也要向后退着,凌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便开始加快速度往前奔跑,而他父母向后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努力呼喊他的父母,而他的父母也只是微笑的看着她摇头。凌锋开始着急了,呼喊声,逐渐变成了哭喊声。

就在此时,远处果山村那幅水墨画般的情形,仿佛静谧的湖面被滴入了一滴黢黑的墨汁,开始泛起涟漪,黑色的波纹一圈一圈的向周围扩散,模糊了整个果山村。果山村变得支离破碎,在不断震荡中融入了黑色的涟漪。大面积的黑色迅速地侵袭油菜花田,油菜花瓣一片一片的凋落,在空中飘舞破碎,成为了黑色的粉尘,不断从凌锋的身边呼啸而过。

而凌锋父母的身影,由下至上的渐渐模糊不清,虽然笑容依旧,但凌锋分明看到了父母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着急,凌锋的父母,张开了嘴巴,仿佛要说一些什么,但凌锋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让凌锋更加着急地向前跑去。阅读huijindi.com

最终花瓣湮灭变成的黑色粉尘包裹住了凌锋的父母,整个天空变成了黑色,四周慢慢的也没有了声息。而在不远处慢慢的浮现出白色雾气构成的一张狐狸的鬼脸,因为这张脸的嘴角一直在不停的变化,很难判别这只狐狸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更加奇特的是,这只狐狸的眼睛,是青幽幽的,直直地望着凌锋。

但是凌锋并没有注意到这张诡异的狐狸鬼脸和那双青幽幽的眼睛。沉浸在失去父母的痛苦中的凌锋,不禁徒然跪下撕心裂肺地大喊父母,脸上更是涕泗横流。像极了受伤的幼崽,孤独而无助地呆在角落哭泣。

“锋娃子!锋娃子!你快醒醒!快醒醒!”突然一阵忽远忽近十分熟悉的叫声回响在凌锋的耳旁。说明http://www.huijindi.com/凌锋开始感觉到自己周围的世界开始剧烈的摇晃,整个世界不停地在动荡与崩塌。而远处的狐狸鬼脸也开始不停的抖动,哭笑的频率也越来越高,而眼中的幽光也越来越盛。凌锋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向下跌落而去,就在跌落那一瞬间,凌锋的余光扫到到了那张鬼脸,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过了不久,凌锋缓缓地睁开眼睛,却被入眼的亮光刺激得赶忙又闭上了眼睛。“锋娃子,你娃娃总算是醒啦?先别忙着开眼睛,慢慢适应的来”。这是一听就是三叔的声音,因为从小在三叔家里长大,对于三叔的声音非常的熟悉。三叔就是龙四口中的三哥,老头叫的老三。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眼睛逐渐适应了外界的光线,凌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入眼处却是熟悉的布置,原来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双手把自己的上半身支了起来,这才把屋里的人事物看了个清楚。老头坐在屋内的太师椅上,拿着那根老银烟枪,静静地抽着,眼神一直都看着这边,脸上透着丝丝担心,龙四站在老头旁边却是笑盈盈地看着。三叔站在床边,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看着屋里的长辈们,虽然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凌锋心中涌过一阵暖流。“行了,锋娃子,别探头探脑地望着咯,赶紧穿上衣服起来吧。”老头敲了敲烟枪,慢慢地说道。一旁的三叔听到,正欲上前帮着凌锋穿衣。仙娘婆8章“不用麻烦啦,三叔,我自己来穿吧,我都这么大了。”凌锋看到三叔的动作却是连忙开口道。

凌锋虽说是只有八岁,但是从小经历的事情让这个小男孩格外的自强独立,能自己做的事情都不愿意别人帮忙。平时三叔对自己颇为照顾,但也不能作为娇生惯养的资本,更何况还有那个阴阳怪气的三婶。想到这里,凌锋不禁加快了几分穿衣的速度。

“好了,锋娃子,说说你在梦中见到了啥子。”见凌锋此刻穿好衣服坐在床边,老头开口问道。“对呀,说说你在梦中见到了啥,你闭着眼睛在床上,蹬腿挥手,一直大声的叫你爹娘,都以为你做噩梦了。”这时龙四也在旁边问道。

凌锋听言,对于自己睡梦中的囧状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但旋即又脸色一暗,慢慢的说道,“我梦见我的爹娘叻,他们对我笑,但是又不说话,我伸手抓他们的时候,他们越退越远,到后来他们好像真的有话对我说,但我就是真的听不见。”说到这里,凌锋声音开始颤抖了。

“你除了梦到你的爹娘,你还看到了什么。”听闻凌锋的讲述,三叔慢慢走向前来,拍了拍凌锋的肩膀,让他安下心来。“嗯,我梦见了,我们的村儿,还有一片油菜花田,但是最后爹和娘都消失,四周都变成了一片黑暗,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凌锋努力的回想说道。

“你再想想,看看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从开头到结尾。”这时候,老头慢慢地开口问道。“对了!还有一张狐狸的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我在最后看到了他的眼睛像绿色的火把一样发出的幽光,望向了我。但是我从来在现实当中没有见过这种狐狸。”

凌锋继续一边回忆,一边说着,但是屋里的另外三个人听到凌锋提起狐狸鬼脸和眼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龙四叔脸上急剧的在变化,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而三叔的脸色沉重地像要凝结出水一样。

“婆婆,他还在,原来他一直都在锋娃子的身体里面。”这时候脸色苍白的龙四对老头颤抖地说道。“我知道,若是这个东西怎么轻易的被压制住了,那么他就当不得传说当中的名声了,就凭我们几个人,这个东西还除不掉的。”老头皱着眉头,又拿起了烟枪。

“婆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候我为什么感觉到眼前一黑就没有了知觉呢。”听闻龙四这种语气,凌锋感觉到很诧异,便开口问道。老头拿着烟枪,慢慢地吸着,却是没有开口接着回答凌锋的询问。

龙四看老头不打算回答凌锋的问题,想了想便开口道,“昨晚婆婆压水饭超拔饿灵,引动了黄泉路上的阴煞之气,本来你身上那个东西就对阴煞之气十分敏感,在最后送阴的时候,它..它就出来了。”龙四心有余悸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恐慌,仿佛在后面遇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一样,却又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它就在你的身上,时刻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凌锋一听,也开始担心地准备解开自己的衣服查看到底是什么东西。“锋娃子,不用揭开看了,这就是之前婆婆说的那个青妖眼,你看到的什么,它就看到什么。”看到凌锋的举动三叔此时不禁开口道。“龙四叔、三叔,你们说了半天也没说清楚它在哪里啊?”

“这就是狐鬼青妖眼,一种极其邪门的东西。其实你在犯上它的时候,它就像跗骨之蛆一样,绵绵密密的附在了你胎光、爽灵、幽精三魂之上,通过你的眼睛起作用。”说到这里,三叔向凌锋的眼睛望去,但就仅仅看了一下便移开了目光。“你有没有感觉你的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者眼睛,你感觉怎么样?”三叔继续开口问道。

“我感觉没有什么啊,就是有点头晕,其他的还好。”听到三叔的询问,凌锋揉了揉头接着开口回答。“都是三叔的错,早知道就莫该带你去看这场祸事哦”三叔看着凌锋的动作,心里想到凌锋如此境地也是万分的后悔。

“行了,该后悔也不该你来后悔,这本就是我要锋娃子去看的,阴煞引动青妖眼也在我意料之中。咳咳。”这时坐着的老头突然开口道,说出这句话便咳嗽了起来,凌锋又看到老头的脸色闪过不正常的红润。“婆婆儿,你没事吧?”三叔见状,连忙上前给老头抚背顺气。“只是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凶猛啊...”理顺胸中之气的老头接着说道,说罢便示意三叔把一旁桌上的镜子递给凌锋。

“有些事,终归要去面对,不是要找青妖眼么,你自己看看吧。”老头看凌锋犹豫中接过镜子开口慢慢说道。凌锋听完此言,缓缓拿起镜子,朝镜中看去。“啊!”凌锋一声惊呼,手中一颤抖,差点把镜子摔在地上。只见镜子中浮现的是一张与往日同样清秀的脸庞,唯独变化的就是镜中那双眼睛。

那是一双近乎全是黑色的眼睛,瞳孔放大到极致,没有眼白,若是从远处望去,仿佛此人就剩下两个眼眶一般,十分恐怖骇人。仔细往瞳孔里看去,给人感觉就是深不见底,只有一圈圈青色的的纹路在不停的流转聚散,一会组成狐狸的脸,一会又是一张人脸,一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三叔!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饶是平时性格坚韧的凌锋看到自己的眼睛是这幅模样说话也开始有点颤抖了。“莫事莫事,锋娃子,问题也不是很大。”看见锋娃子如此,三叔也是心中一紧,开口安慰道。

“行了,不用慌张,又不是马上要洗白(死亡)了,找个时间吧,锋娃子跟我进佛手山一趟。”这时候,放下烟枪的老头仿佛下了什么重要决定一般缓缓的开口。

“什么?婆婆儿!”“不可啊,婆婆儿!”听到老头此话的龙四和三哥同时惊呼。

仙娘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娘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新加坡邦瀚斯拍卖玉器重点推荐:红山文化玉猪龙

    此玉猪龙,黄玉材质,局部带浅白色及褐色生坑沁斑。整体圆雕成C形,颈际凿有两个圆孔,孔沿作斜坡状,圆孔线条圆滑,可用于系挂佩戴。玉猪龙外形呈猪首状,大耳尖端朝上竖立,阴刻蛋形大圆眼眶,阔嘴口略张开,鼻梁上有多重皱褶,身体呈龙形卷曲,光素无纹。玉猪龙属于新石器时期的红山文化。红山文化距今五千至六千年,分布于中国北部辽河流域,是中国史前时代北方的玉器中心。红山文化玉器出土品种众多,用料精良,制作精美,极具时代特色。在农耕为主的红山地区,猪被视作神灵或图腾来供奉,地位崇高。玉猪龙是龙与猪的结合体,而得「

  • 新加坡邦瀚斯拍卖瓷器重点推荐:宋代官窑六棱双耳尊

    官窑为宋器之精粹,千百年来以古朴典雅之气质折服无数钦慕者,更是文人士大夫阶层极为珍视之花器,备受推崇。晚明张谦德《瓶花谱》赞曰:“尚古莫如铜器,窑则柴、汝最贵而世绝无之,官、哥、宣、定为当今第一珍品。”袁宏道(1568—1610)《瓶史》记述:“尝见江南人家所藏旧觚,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花之金屋。其次官、哥、象、定等窑细媚滋润,皆花神之精舍也。”由此可证,官窑古器是为文房清供之逸品。本品六道棱角自上而下随形贯通全器,风格硬朗,彰显出一股阳刚之气,胎骨坚质,釉水肥润,开金丝铁线,包浆柔美。整器

  • 在“琥珀之都”看见凝结的时光

    距今4000万年前,在波罗的海与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生长着大片第三纪的松柏树林,沧海桑田白云苍狗,这片已经难觅踪迹的远古森林却给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琥珀。千百年来,这些已经成为化石的树脂随河流被冲积到波罗的海沿岸,形成著名的波罗的海琥珀。今天,波罗的海琥珀占全球琥珀产量的80%以上,素有“波罗的海黄金”之称。虽然波罗的海沿岸各国对谁是真正的“琥珀之国”莫衷一是,但“琥珀之都”的美誉却当仁不让地落在波兰最大港口城市格但斯克身上。每年春夏两季,格但斯克都会举办两次大规模的琥珀展,尤其

  • 邵玉凤——世界和平文化使者

    世界和平文化使者、周恩来养女邵玉凤,1936年12月26日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是经受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洗礼的“红小鬼”。特殊的人生经历、坎坷的生活磨难铸就了她爱憎分明的刚毅性格。现在,她最大的心愿是:在北京筹建一座周恩来总理纪念馆。展示周总理各个时期的感人事迹,倡导全国人民学习周总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革命风范和道德情操;教育广大青少年学习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远大革命理想。邵玉凤与夏国祥合影

  • 日本建筑大师获奖无数却热衷救灾,将中国工艺推向世界而引人深思

    这是InnoTalk记录的第102个故事2010年世博会中国馆一面世,就引来了全世界的惊呼和赞叹。这个接近70米高、建筑面积超过10000平方米的庞然大物,竟然靠着一种结构得以在很小的支撑下巍然屹立。这一结构,便是中国古建筑的魂——榫卯(sǔnmǎo)。然而有一个日本人,他也利用全榫卯的工艺,没有用一颗钉子,就打造出了一座7层木制办公大楼,一举震惊世界,也让国人开始反思何为传承。这栋座落在瑞士苏黎世的全榫卯结构大楼,让他获得了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建筑界的诺奖)。而这位建筑界奇才的故事,也被

  • 怎样让学习成为一种乐趣?

    《论语》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1理解这句话前,我们先了解一下人物背景。叶公这个人应该听说过吧?据说叶公特喜欢龙,在他的宫殿里到处都刻上龙,结果感动的真龙现身,差点儿把自己给吓死。所以,此人不是爱真的龙,而是爱龙的那种气派和感觉。于是后人就拿这事比喻浮华和不实。回到原文,在讲什么呢?就是这位好龙的叶公,有一天问子路:“夫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子路没有答复,为什么呢?想想他如何回答?站在子路的立场上,不好讲对吧?就子路讲出

  • 拳皇中的历代大小boss,都被这些人物给虐过不止一次

    拳皇人物故事写得差不多了今天就来列一下14部作品中的大小boss这些人物应该也是一代经典很多角色人气甚至和主角还不想上下当然网上也有很多写他们的今天就让他们齐齐整整的出现在大家眼前KOF94拳皇正品系列第一部作品,可以说是经典的开创了,剧情上就是卢卡尔为了收集世界格斗家铜像举办的大赛,最后被日本队打败,这部作为最终boss的就是卢卡尔。KOF95剧情是94的后续,讲的是卢卡尔被打败逃生之后,然后为了找草薙京复仇,再次举办大赛,这次卢卡尔的形象就是爆衣状态……这部作品中有个小boss草薙柴舟,最终

  • 2亿港元!史上最贵的佛经!!

    在苏富比香港春拍最后一天,创造一个新的拍卖纪录,而创造这一纪录的主角正是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以238,807,500亿港元成交,刷新佛教文献世界拍卖纪录。据晚明僧人太汝明河(1588-1640/41年)所纂《补续高僧传》,华严宗祖师慧进(1355-1436年)谙通佛学,众所钦服。宣德年间,皇帝奉慧进为大国师,邀其进京开讲佛经教义,且率一众僧俗,泥金对写《大宝积经》、《圣大般涅盘经》、《大方广佛华严经》与《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四部佛教经典。此《大般若经》乃宣德帝诏命慧进率众抄写四大部

  • 平面设计:海报的发展及特点

    海报设计是视觉传达的表现形式之一,通过版面的构成在第一时间内将人们的目光吸引,并获得瞬间的刺激,这要求设计者要将图片、文字、色彩、空间等要素进行完美的结合,以恰当的形式向人们展示出宣传信息。海报这一名称,最早起源于上海。海报一词演变到2013年,范围已不仅仅是职业性戏剧演出的专用张贴物了,同广告一样,它具有向群众介绍某一物体、事件的特性,所以又是一种广告。海报是极为常见的一种招贴形式,其语言要求简明扼要,形式要做到新颖美观。海报是人们极为常见的一种招贴形式,多用于电影、戏剧、比赛、文艺演出等活动

  • “携手新时代 再创新辉煌”——走进著名书法家卢宝明

    卢宝明,男,1957年生,江苏省连云港市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开放大学客座教授,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南海国礼中心艺术家,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人民美术报》理事会副主席。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公安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览,作品《沁园春·雪》被人民大会堂收藏,2015年11月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被《人民美术报》等单位授予人民喜爱的艺术家,书法作品《浪淘沙·北戴河》献礼全国两会,在政协礼堂展览,并参与”百位艺术大使“献礼全国两会专题报道,书法作品被国际集邮中心采用和中国集邮中心采用发行邮票,书法以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