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8 6:08:25 来源:网络 []

小说: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
楔子(下)

狂风卷着暴雨,毫不留情地肆虐着大地,整个天幕黑沉的仿佛要掉下来一般。说明huijindi.com

触目惊心的闪电划过后,随即便是颤动人心的惊雷,轰隆隆的,仿佛响在耳际。

大雨就像从地上长起来的,与天幕连成了柱,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

才申初时分,城外的官道,却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空无一人。停靠在道旁的一辆马车,是那唯一扎眼的存在,它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只能孤单无助地被蹂躏着。

车里,乐珠无措地抚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水,再赶紧拿湿漉漉的帕子去擦拭紧靠着她的人,饥饿与寒冷,令她不止是身体像筛糠一样,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极不利索,“二小姐,再……忍一忍罢,兴许……会有人过……”

这马车勉强能算个封闭的空间,可面对这旷野中的狂风暴雨,它根本不能作为容身之所。此时,车厢里已然到处是水,随着倾盆的暴雨不断砸在车顶上,雨水哪里来得及流走,全都顺着车厢壁流进马车里了。

车垫子早就湿透了,车窗帘子湿漉漉地卷曲着,不断地被风吹起落下,狂风携着冰冷的雨水直接侵袭着车厢里的人。汇金地

莫梨努力抬手,自己擦了一下脸,冰凉的指尖与雨水是一样的温度,她抖着身子语不成句:“乐,乐珠,我从未……嗯,见过……这样的大雨……我,我好怕……你说……姨娘她,她不会有事吧……我们……我们要,嗯怎么……怎么回去啊……”

莫梨的脸色跟鬼一样白,头发紧贴着额角,唯一的珠钗歪在一旁,大眼睛十分迷离,也不知,那长睫毛上挂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皮肤好像都皱在了一起,菱唇几乎成了紫黑色,车外诺大的雨声下,乐珠竟还能听到她牙齿相磕的声音。原本贵气的衣裳,此刻透湿地裹在身上,那模样狼狈极了。

乐珠比莫梨还要糟糕,她为了给自家二小姐多挡些雨,不断地拿手去压车翻飞的窗帘子,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眼见着一阵狂风袭来,雨水顺着手臂流进了乐珠的衣服里,冷得她一阵阵地打冷颤,偏她还努力地安慰着莫梨:“没,没事,高叔在外面呢!就是这么大雨……苦了他!他倒还带了件蓑衣,谁想得到车会坏在这里!二小姐,你别太担心姨娘,奴婢觉得……夫人……夫人没安好心……”

“我知道,我……我也觉得她说的不是真的,可心里实在放不下……我,嗯……哪里知道,车嗯……会坏在这里!乐珠……我心口又痛了,好痛!……乐珠……药……”莫梨话没说完,已经紧抓着胸口的衣襟倒在了车厢里。

一道闪电突然划破黑沉沉的天空,瞬间映出莫梨的脸瞬,乐珠瞧清了小姐的脸白得莫名诡异。

她慌张地大喊:“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了?天哪,怎么办啊!出来得匆忙,我没带药啊!老天爷!求求你,救救我们小姐吧!”

乐珠一时摇晃着昏倒的莫梨,一时朝天祈祷着,可惜,她的无助、她的哭泣,全都淹没在了风雨里。版权huijindi.com

漫天雨幕之下,这一对可怜的主仆,似乎已经被这个世界给遗弃了。

马车外的车夫高叔紧了紧身上的蓑衣,拿手撸了把脸上的雨水甩了甩,无奈地又往车厢底下缩了缩,忽然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来,又把头从车厢底里探出来,手拢在耳边努力地倾听着。

当高叔终于听清时,他兴奋得钻出来大声地对车厢里喊:“乐珠!乐珠!好像有人来了!有好多人!好多人哪!天哪,真是菩萨显灵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救我们!”

乐珠把莫梨抱在怀里,似往常一般轻缓地给她抚着胸口,只是,乐珠悲哀地发现自家小姐的气息竟是越来越弱了。

此刻,闻得高叔的喊话,乐珠十分激动,她一手抱着莫梨一手扯开窗帘,任凭雨水浇灌进她的嘴里,朝外呐喊道:“快!不管什么人,拦下他们!二小姐犯病了,无论如何求他们救救我们小姐!”

风雨影响了高叔的耳力,还没等他们多说几句,一队人马快速穿过雨幕,突然出现在他们模糊的视线里。

可是……那马上所乘之人,他们算是人吗?为什么,他们周身的寒气比风更厉比雨更冷?乐珠望着渐渐靠近的人马,不禁有些迟疑了。

萧风凄雨中,来人打马如飞,踩踏在官道的泥泞里,飞溅的泥浆直接扑向马车,乐珠探出的头瞬间便被扑溅成了泥人。

待她狼狈地抹掉眼上的泥泞时,视线中,那一个个黑衣加身的男人,正如幻影一般疾驰而去。汇金地乐珠不及反应过来,又有一队人马溅着泥浆跑过。就这样,一批又一批人马凛然地擦着乐珠的马车而驰,乐珠追望了过去,只见,那打头之人裹着一件沉沉的黑披风,在这大雨里只扬起了一个边,可想而知,他们赶路有多急!

这群人,如此打扮,似情了军人的铁血,许是接到了紧急军令,才会冒雨连夜赶路。难怪,他们明明擦着她们的马车而行,却能对她们似而不见!

只是,无论他们如何紧急,自家小姐那可是人命关天啊!乐珠想到这里,再不能等,她用尽力气大声疾呼着:“救命啊!救救我们!将军们留步啊,求您求求我们!”

打头之人寻声望来,似是撇了一眼乐珠,大雨里乐珠看不清楚他的脸色,但那冰冷的目光却冲过雨幕,如利箭般射向她。

乐珠吓得愣了愣,等她醒神后再要说话时,那队人马却擦着她走远了,转眼间便消失在雨幕中,只有满脸湿粘的黄泥告诉她,刚才是真的有人从她经过。

乐珠抬袖狠狠擦了把脸,垂首再探莫梨,莫梨已经悄然无息了。

乐珠悲从中来,她突然用力地抱住了莫梨,嚎啕大哭起来。

疾驰的马尾,刚擦过那旷野里唯一的马车时,天际忽然划过一道紫色的闪电,笔直地落在疾驰的马队中。说明huijindi.com

刺目的光亮闪过,即便训练有素的战马也忽然乱了步伐,好几个兵士掉下马来,马儿们受惊之下,混乱地撞成了一团,就连那领头之人也没有幸免,慌乱中被摔下马背。

人仰马翻的乱状中,那人的身上突然掉下了一样东西,顺着雨水无声无息地落入泥泞中。

那人瞬间觉得眼前一片迷离,他慢慢地倒向泥泞里,耳际只听见他的长随圆弓在大声急呼:“王爷!王爷摔倒了!快,大家勒住马!快保护王爷!”

最后的时刻,那人只觉得他的身子越来越轻,渐渐飘到了半空中,竟然还看见了倒在泥泞里的他自己!

他狐疑地甩动着手脚,却甚感不得力,眼看着众侍卫将他的身躯扶上了马,伴随着接连而来的闪电,他惊见地上有亮光闪过,似是有什么东西,快速地钻进了他的身躯里,而恍然未觉的圆弓堪堪骑上马,便慌张地护着他的身躯疾驰而去!

转瞬,空荡的旷野里,只余下他孤独地飘浮在雨雾里!

天!这是怎么回事?!

从未有过的惊慌袭来,令得那人瞠大了虎目!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他愤怒地嘶吼着:“圆弓,回来!本王在这里,你是本王的长随,怎么能弃本王而去!都不许走,我是恪王!我在这里!给我回来!”

只是,无论那人如何喊叫,无论那人如何挣扎,他都赶不上远去的人马。

暴雨毫不吝啬地穿过这抹被抛弃的魂魄,风声在旷野里呜呜地唱得凌厉,这抹新魂勉力压下惊慌,费力地让自己往前漂移着。

终于,他看见了刚才被他漠视的那辆马车,还静静地泊在雨幕里。他甚至听清了那婢女悲凄的哭泣,于是,他努力地飘了下去喊她:“喂!我是恪王!快帮本王回府!本王定会重重赏你!”

只是,那婢女对此毫无所觉,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她继续在悲伤地哭泣着。

“该死的女人!可恶的女人!蠢笨的女人!女人是这世间最令人讨厌的物种!所以,本王从不理睬女人!即便本王看清了承恩伯府的铭牌,本王也不愿意停下来救助你们!可是,难道就因为本王没有帮助你们,本王就要接受这般惩罚,让本王灵魂出窍?不服!本王不服!呼,本王要怎么办?”

恪王的魂魄飘忽着,一时愤怒一时懊恼,一时无助一时痛苦。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忽然,他看见了自小佩戴的黑玄玉静静地躺在泥泞里。

“祖母曾说过,这一生我都离不得它,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佩戴着,它怎么会掉在泥泞里呢?难道,正是因为这黑玄玉掉了,所以我才会魂魄出窍?”

恪王努力飘过去,艰难地慢慢靠近黑玄玉,他试着伸手去拿那颗黑色的珠子,没想到,他真的拿到了!

“天哪!我竟然可以拿起它!真是太好了!”

恪王激动不已地举起黑玄玉,说时迟那时快,黑玄玉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带着他往停靠在一边的车厢里飘去。

身不由己的他,根本无法抗拒黑玄玉的魔力,随着它一起,落在了车厢里的一个女子身上。

又是一道刺目的闪电划过,这一瞬,大地被照耀得白茫茫一片。

恪王尚未看清女子的容貌,已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爆笑鬼妻:冷王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爆笑鬼妻 或 冷王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刘亚安的艺术精神和语言解读

    彝乡·市场150x1802014艺术心语在刘亚安的艺术世界里,我们感受着历史的沧桑、感受着春去秋来、感受着日夜交替、感受着万物迁移、永不停息。在这纷纭变易的万象背后,是对周流世界、创进不已、神秘莫测的生命力量和无限的宇宙生命的内在感叹。刘亚安老师简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唐山画院院长主要艺术活动:1987年油画作品《时间、空间、生命》《复杂气象》入选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油画作品《空军电子模拟对抗演习》被空军收

  • 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 温以沫陆湛 百度云共享

    “他爱的是这颗心,不是你。”“你不过是他用来养心的容器而已!”苏染的话一遍遍在温以沫的脑子里回响,挥之不去。难怪!难怪她这么坏,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从孤儿院领回来。难怪他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一切,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任性。难怪他每次看她的时候,眼底都有着她看不懂的柔情和缱绻。原来,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她。她根本没有那么幸运,根本没有那么好,好到值得他那样呵护她。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颗心。他爱的是她这颗心,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温以沫身体一软,跪倒在了雪地里,冰冷的雪在掌心融化

  • 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走访调研镇宁会员企业

    2018年1月16日下午,为进一步密切与会员企业的沟通联系,征求会员企业对协会今年工作的意见建议,新春伊始,中国少数民族用品协会蜡染分会、安顺市蜡染协会会长徐波带队走访了蚩尤布依服饰有限公司,深入开展调研活动。协会领导与企业主要负责人、蜡染协会副会长肖友清进行了座谈交流,了解蜡染企业的现状诉求,着重介绍了协会今年拟开展的主要工作,并共同探讨了协会新一年的工作方向。会员企业对协会长期以来在优化蜡染企业发展环境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希望继续与协会加强联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徐波会长表示,协会今后要

  •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 鳄龟的折法教程

    儿童手工折纸乌龟,简单鳄龟的折法教程视频。

  • 想当画家,先看看自己什么星座

    星座一直都是被大家热衷的话题撇开准不准信不信不说星座确实是个蛮好玩儿的东西直接开始今天的话题十二星座谁最适合搞艺术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对号入座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学不好美术史了🙋🙋🙋摩羯座保罗·塞尚关键词:偏执、工作狂都说摩羯冷漠、偏执、装逼、闷骚max。其实认真淡定、外冷内热。高品君给大家说说摩羯座的艺术家:保罗塞尚。法国著名画家,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从19世纪末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其实塞尚并不是个有天赋的画家,所以一直勤奋刻苦,悬梁刺股。这非常符合摩羯座工作狂的特点。塞尚对自己的作品要求

  • 新书推荐丨《路边偶遇的昆虫》

    是不是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每当在花园里、草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昆虫的时候,甚至是当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抓着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虫子放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多数的成年人都会觉得这些小生灵们长相丑陋、气味难闻,对其避之不及。然后下意识地对小孩子们喊道:“好脏!快把它们扔掉!”可实际上,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小生灵们却是无比美丽的存在,它们也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离我们最近,且数目最为庞大的邻居。它们其实就在人类身边不易觉察的地方热闹而忙碌地生活、劳作、社交、繁衍生息。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性格各异,它们时刻在我们

  •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 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2分钟学会心形的折法视频,简单的爱心手工折纸教程。

  • 儿童手工折纸:乌鸦的折法

    儿童手工折纸大全,乌鸦的折法视频教程。

  •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 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各种小动物的折纸视频,简单小兔子的手工折纸教程。

  • 保定国学风水大师白志永--什么是昭穆?什么是昭穆葬法?

    昭穆是宗法制度对宗庙或墓地的辈次排列规则和次序。在宗族内,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凡是属于族人聚合的场合,都昭穆分序列定班位。属于昭者在左,属于穆者居右,左昭右穆,班次分明昭穆制度:始祖在上,分左昭,右穆,河北、京津、山东等地将家族坟葬法细分为大、小昭穆。.墓地葬位的左右次序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郑玄注:“先王造茔者,昭居左,穆居右,夹处东西。小昭穆葬法即兄居左,弟居右,兄弟辈一、三、五居左,二、四、六居右大昭穆葬法即:昭方取兄弟辈第一,二位居左,穆方取第三、第四位居右另有:抱子携孙式葬法,即: